祁同伟和高小琴,配谈爱吗?

最近《人民的名义》进入收视高潮,剧情接近尾声。


男人女人的官场、职场与情场,直白又辛辣的众生百态,人性难以填平的欲望沟壑,都被诠释得有模有样。


剧中自然少不了各种高大光辉的正派角色,比如侯亮平、达康书记、陈岩石、沙瑞金……但要说让人印象深刻、唏嘘不已、甚至不禁同情的角色,恐怕当属“大反派”祁同伟“美女蛇”高小琴了。



看够了那些“假模假样”的官场模范夫妻,她姐今天只想说说祁同伟和高小琴这对在黑暗世界里拥抱取暖的地下情人。


《人民的名义》不是童话故事,被绊倒了爬起来、还差点爬到财富权利顶端的祁同伟和高小琴,仍然成不了真正意义的人上人。但他们之间,有真爱吗?



 高小琴 

满目疮痍里的一点红


高小琴这个人物,其实是非常悲情的。


为了保护妹妹不受侵犯,她被赵瑞龙、杜伯仲轮番强暴,4年内流产了3次。后来被送给祁同伟当了情妇,两人还有了一个儿子,也不能和儿子在一起,只能委托妹妹抚养。


她是男人利益之间的纽带和工具,在权力的漩涡里,泥足深陷,她挣扎着,不想逃,也逃不了。

 


她也渴望获得尊严。但她做不到真正意义的反抗,跳不出怪圈,只能把从强者那里受到的屈辱转移到比她更弱的人,从而来获得内心的虚妄慰藉。


在有一次她跟陆亦可的对话里,倒也吐露了一些真心。


“陆检察官,不要来评判我,我这种贫苦出身,从小沦为权贵玩物,被强奸流产好几次,和你们这种权贵出身,从小顺风顺水长大的女孩子是不一样的。”



但是陆亦可不屑听完就嗤笑一声,好像觉得自己的人生跟家境毫无关系,而自己的正义凛然,是即使同处一片沼泽地,都不会轻易改变的抉择。


可是啊,没经历过同样的痛苦,又怎能轻易领会他人的不易。


都是女孩子,如果有选择,能做被关怀备至长大、纯洁善良的小公主,谁又愿意去做尊严被他人踩在脚下,拼尽全力使劲心机才能活下去的他人玩物呢?



 祁同伟 

从满腔热血到一地鸡毛


每个男人内心都有或多或少的英雄情结吧,祁同伟更甚。



他也曾是满怀凌云壮志的热血少年,满腔豪情,渴望有所建树。


背后有全村父老乡亲的殷切期望,盼望着他出人头地。


即使身陷囹圄也努力挣扎过,即使身中三枪也曾无怨无悔。


可是,当他一切的付出都根本无力改变什么时,“权力的小小任性”让他屈辱跪在了不爱的女人面前,也让那个理想主义的少年彻底心死。



他的痛苦和对权力的无限沉迷更是因为清楚地明白,自己已经不再是英雄了。他不能坏得理所当然,他更是骗不了自己。


所以当他最后扣动扳机那一刻,他鄙视这个世界,更是鄙视自己。


做尽了坏事来报复全世界的他,自杀,对于外界看来,是他罪有应得,对于他自己来说,是种解脱。



但祁同伟绝不是人们口中所谓的一个堕落的“凤凰男”那样简单,他是一个奋斗过、反抗过却最终屈服于现实的贫家子弟,他的欲望和痛苦、以及翻身后对原阶级人们的残忍压迫,真实得让人心塞。


英雄是被热血冲破了头的振臂高呼,如果他死于奋不顾身的那一秒,那他将成为永远的英雄。


其实妥协对祁同伟来说更加痛苦,这是一种慢性的腐蚀和真正精神世界的摧毁。



 祁同伟 和 高小琴 

爱情只是一片混沌污浊里,微微发出的光


祁同伟和高小琴,都曾经低到尘埃,也曾经惺惺相惜,但这对被巨大利益捆绑在一起的情人和搭档之间,究竟有没有真爱呢?


很多人说,高小琴和祁同伟狼狈为奸,绝不是政治正确的感情。

 

只是人性本就曲折幽暗,两个本来就被践踏过的人,又哪来那么多的道义可言。


剧里有一段,祁同伟满怀歉疚地自责道:抱歉,我不能给你一个安定的生活。


而高小琴有些无奈又有些满足的说了一句,我愿意。



他们看着彼此的眼神里,带着光。


他们爱的不是在外人看来彼此光鲜亮丽的皮囊和假象,而是知道了彼此足够肮脏或卑劣的过去,依然爱上了对方的企图、势力、软弱、不堪。

 

当两个残缺的人互相依偎时,爱情也因为破碎而变得动人心魄了起来。



祁同伟对高小琴所说,你是唯一能够抵达我灵魂深处的女人。


也许真爱是懂得,是接纳。我爱上的不是你的纯洁无暇,而是你美好面貌后的浑浊不堪,是他们都只看到你老谋深算、权倾一方,只看到你年轻貌美,坐拥金银,而我却看到了你软弱又卑微的灵魂,阴狠又毒辣的内心。可看透了一切,我依然爱你。


《天生杀人狂》中有人说:“我纯洁的一刻,胜过你一生谎言。”


真正的爱情无所谓对错,也许在别人看来还很肮脏,即使注定是悲剧,但它诚恳又真真切切照亮过彼此。


谁说“狗男女”没有真心,这世界上不是只有王子和公主才配拥有爱情。  


来源:她刊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

打赏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