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岁女孩一直被邻居霸凌,直到她家门口来了这样一群花臂大叔......

“霸凌行为给被害者带来的影响是非常痛苦的,

有些心灵的伤害可以让孩子背负一生。”



就很多人的成长的过程来说,在校期间与同学产生冲突,乃至倚强凌弱、以大欺小的现象并不罕见。


报君小时候,便是多次霸凌事件的受害者。有一次奋起反击,将一位高个子霸凌者的肚子咬破了,结果受到批评和体罚的,是年幼的报君,只因对方的爹,是当地的官。小小报君的苦闷,向谁诉说!


校园霸凌在中国早已屡见不鲜,或许这是伴随许多人成长的一种经历。




在霸凌事件中,以牙还牙的少,更多的只能忍气吞声,求助无门。而在国外,当你遇到霸凌时,可以求助一个专门的反霸凌组织,他们有个霸气的昵称——反霸凌机车帮。




如果你在大街上

见到这样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

风驰电掣,招摇过市

几十上百辆大功率摩托车

齐声轰鸣,能把屋顶掀翻

一个个追风大飚客

膀大腰圆,凶神恶煞

戴着墨镜,刺着怪异的文身




你是不是避之唯恐不及?

但是,在美国犹他州、华盛顿等许多地区

当哈雷摩托轰鸣着驶近

会有许多孩子欣喜若狂地冲到门外张望

尤其是那些受到虐待的孩子

摩托车马达的轰鸣声提醒他们:

保护神来了!



就是这样一群花臂的壮汉

在大街上骑着哈雷

明明可以去收保护费

却成立了一个叫BACA的组织

(Bikers Against Child Abuse)

反对虐待儿童车友会简称

专门保护当地儿童,免受暴力的侵害!



你也许会问:

这些壮汉

自己不成为麻烦制造者已是万幸

他们还能保护受虐待的孩子

充当狗拿耗子的保护神?


实际上,他们并不是黑社会

而是由喜爱哈雷骑行的社会中产阶层人士构成

BACA创始人Chief

就是一位社会工作者


创始人Chief(左)


他在杨百翰大学拥有17年兼职任教生涯

这个组织极其受欢迎

影响力遍及全球

受虐儿童的家长、儿童服务中心、儿童医师

都有可能帮助孩子联系BACA



下图中这名7岁的小女孩就遇到了霸凌

妈妈在发现时

女孩已经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开始将自己封闭起来



这名7岁的小女孩叫做艾希莉(Ashley)

她一直被邻居一位11岁男孩欺负

不但取笑她微胖的身材

动手推她,甚至还对她拳打脚踢

最近的一次,甚至造成艾希莉被送进医院



艾希莉从医院回来以后

就再也不愿意出门

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内



但是那位男孩的父母一直否认这样的指控

并且说他们的孩子很乖,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妈妈在无奈之下,把整个故事写在Facebook上

很快地,她就收到了一个意外的回应



这名大叔叫做詹姆士(James Dingmon)

他是BACA的成员之一

这个故事很快在他们的团体中传开来

他们决定要做一些事情来帮助这个女孩




不久…

艾希莉的家外面就出现了这样的景象

从各地赶来的机车大叔全都聚集到她家门外



不过这样的景象看起来有点可怕

一般的路人可能会绕道而行吧



但是这群看起来彪悍的大叔们

都有着颗柔软的心

除了来帮艾希莉加油打气以外

也带了礼物来声援她


小艾希莉走出了房门

接受了来自大叔们的温暖加油声

重要的是,这些机车大叔们

还带着艾希莉坐着拉风的机车在附近兜风



他们更在那一位邻居男孩的门外“小停”了一下

确认他有看到后,才加大油门离去



当地的新闻媒体,也报导了这个温暖的故事




来声援的詹姆士说:“我们并不是要来威胁任何人

我们想要让小艾希莉知道

她一点都不孤单

世界上有很多人愿意对她伸出手来帮助她。”



自从那一天起,小艾希莉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也终于开始愿意走出门外了

那一位男孩,应该很久都不会出现在她的眼前了

这群大叔们所做的举动或许很简单

但是对于小艾希莉来说,却是一辈子的温暖。




艾希莉一样

当一个孩子被接纳为BACA大家庭的一员

他们将得到一个“路名”(Road Name)

这是骑行文化的一部分

孩子还会得到一件带着BACA标志的背心



一个泰迪熊

还会乘坐一次哈雷摩托车

和每个成员来一次拥抱



如果任何一个孩子感到害怕

或因为害怕碰到罪犯而不敢去学校

车友们将骑摩托车过去,守在孩子的窗外

或者护送他去学校,直到孩子感到安全



警方、执法官员都常常请求BACA干预案件

而根据组织的宗旨

BACA成员们也将做一切事情

出席庭审,待在受虐儿童的家里陪伴孩子

以及为孩子提供所需要的治疗服务



这个大家庭诞生于1995年

创始人Chief是美国犹他州一名临床社会工作者

他的专业是注册游戏治疗师

通过游戏来协助小孩表达他们的感受和困难

如恐惧、孤独、自责等



他的工作对象多是3~8岁的儿童

是儿童被虐待的高发年龄段

Chief的工作常常让他感到沮丧

他想给孩子们带来一点安全感


有一次,Chief遇到一个遭受极端虐待的小男孩

他想向这个男孩伸出援手

但孩子对他的热情报之以漠然的态度

他似乎仅对Chief所骑的哈雷摩托车感兴趣


Chief由此联想到自己小时候

对摩托车的力量感所产生的莫大向往

在每一个小男孩的内心

几乎都对摩托车有过神往

那么,他想到

能否用摩托车去吸引这位小男孩走出来呢?



摩托成为受助男孩与帮助提供者联结的纽带


他甚至说服他的哈雷车友们

与他一同去那名小男孩家门口

吸引他走出来接受帮助


很快,超过20个车手加入了进来

当他们骑着摩托车来到小男孩的家门口

小男孩果然走了出来。



Chief由此领悟到

一个被成人虐待的孩子

往往有着一个凶神恶煞般的父亲或母亲

只有当更令人生畏的人出现在他的生活里

并对孩子示以善意

他才有可能敞开心扉,获得力量

勇于接受来自外界的帮助



凶神恶煞有时也能提供安全感


从事儿童救助工作的Chief很早就意识到

人们希望与虐待儿童的行为做斗争

但找不到一个有效的组织形式去做这件事


从帮助这名小男孩的经历之中

他产生清晰的思路

很快,非营利组织BACA成立了



标志中的红色代表流血受伤的孩子

白色代表他们的纯真

黑色指他们经历的黑暗时光

拳头代表BACA停止虐待儿童的承诺

骷髅头和交叉的骨头象征着虐待导致的死亡




组织成立后

在保护受虐待儿童方面效果奇特

迅速引起关注

华盛顿州分会主席McGowan说

华盛顿州分会在过去五年里

已经参与了100多起儿童虐待和性虐待案件


受助者的感谢留言


BACA也扩展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国际组织

如今,在美国、德国、意大利等9个国家

BACA拥有多支分会


在新西兰,BACA组织也早已成立

帮助了不少受虐的儿童




新西兰分会


华盛顿州分会


德克萨斯州分会


加利福尼亚州分会


意大利分会成员


德国、瑞士和奥地利部分成员聚集支持儿童



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分会


许多人听闻有这么一个组织后

热烈响应,纷纷要求加入

无论有多么强烈的热情和初衷

想加入BACA的每个人

不仅要经过严格的背景调查

还要接受培训,参加交流

学习法庭规则、做犯罪记录检查等


小型培训活动



国际聚会与培训


华盛顿州分会主席McGowan接下建立

B.C分会的任务后

很快就有35个车手想要加入BACA

McGowan跑到警察局

调查了每一个人的背景

BACA不接受任何一个有暴力史

虐待配偶或者孩子的人

它的使命是:

不让任何一个孩子生活在恐惧中

       


我们只为孩子,不关心犯罪者

为了孩子,BACA避免与犯罪者对峙

不做任何危及案件的事


每一个BACA的骑手

都有一个路名(road name)

出于安全考虑,保护个人身份




除了不使用暴力,BACA还有一个规则:

我不想看到你的眼泪,孩子们也不想。”

如果遇到处理不了的事情

BACA要求成员,保持冷静


BACA不仅为孩子们带来安全和温暖

还在必要的时候提供物质支持



为了向社会推广他们的理念

并募集资金

他们经常举办活动



他们的资金来自分会成员在当地的募集



最经典的当然就是骑行活动、摩托车表演秀



        2009年,华盛顿分会成员参加100英里骑行活动

              


举办现场音乐会


常常有人表达对BACA成员们的敬佩和赞美

但他们认为

孩子们才是英雄

孩子们才是最强大的

“我们只是支持者”



本文文字为「好报」编写,图片来自网络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

打赏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