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有好有坏,愿你被温柔以待

每个人都希望被世界温柔以待,可又有多少人,愿意对这个世界温柔以待呢?


来看这个发生在中国的真实故事。


一年前,一位拾荒老人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人们在整理他的生前物品时,意外发现他遗产惊人。


他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很快被回答。然而答案,却让所有人泪流满面......



2015年,杭州图书馆,那位拾荒老人每天都来看书。


他很清瘦、寸头,穿得不大讲究:褪色的红外套,袖口有点脏;白球鞋上蒙了一层灰;一根竹棍挑着两个破袋子。


这个形象,怎么看都和干净的阅览室格格不入。


但在座看书的各位,谁都没资格嫌弃他。



他比所有人都更像读书人。


一落座,把拾荒的家当放好,起身,不是去书架拿书,而是直奔洗手间。秋冬一到,水很凉。他还是仔仔细细把手洗干净。


“不要把书弄花了”,老人常这样念叨。


传统的读书人讲究“爱惜字纸”。阅读前洗手,不把指印沾到书页上,很多人不当回事儿。他一个拾荒者却对书有近乎温柔的爱惜,让人心里不觉一暖。



有新闻报道他,人们才知道他叫“章楷”,杭州独居老人。


每天,“章楷”都会到图书馆看会儿书。“我们老了,大脑要萎缩了。要不断充电,不断得到精神支撑。”镜头前老人一脸认真。



看不清书上的字,又没钱配眼镜,“章楷”只能奋力贴近。


耳朵有点背,只能听清身边的喊话。但一旦和人辩论起来,他逻辑清晰,条条有理,知识面特别丰富。


整个图书馆,只有他年事最高。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佝偻的背影,看上去很安静。



图书馆的人待“章楷”很亲近。工作人员已经习惯看着他挑着破袋子,笑眯眯地进进出出。


刮风、下雨,只要图书馆开门,他都来。


除了那天。2015年11月18日,“章楷”失约了。


他在过斑马线的时候,被一辆出租车撞成重伤,送去医院治疗。经抢救无效,几天后,去世。


杭州图书馆再也见不到这个认真洗手的老人,世上也少了一个读书之人。




“章楷”走了,但故事还远没有结束。


女儿在整理他的生前之物时,意外发现了一笔惊人的遗产。也正是这笔遗产,揭开了这位拾荒老人背后伟大的一生。


那笔遗产,不是钱,而是满满一铁盒的收据、发黄的信:《希望工程结对救助卡》、《扶贫公益助学金证书》、一封封的感谢信。


每一张纸上,收件人都写着:魏丁兆



女儿一脸莫名其妙:魏丁兆是谁?我父亲叫韦思浩。


等等,那拾荒老人“章楷”又是谁?


这些年,他一直在匿名给困难学生捐款吗?



原来这一切,都是韦思浩隐藏多年的秘密。


除了拾荒者,韦思浩还有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杭州某中学一级退休教师。


一辈子站在讲台上教书育人、兢兢业业,直到退休那天。而退休之后,他又坚持20年,给贫困学生捐款,让更多的人接受教育......




他晚年本可以过得很舒适:


住在教育单位分的房子里,不用担心房贷;三个女儿都特别孝顺;每个月5000块钱的退休金,社会保障齐全。


每天喝茶、遛鸟、逛公园。晚上9点上床,早上6点醒来。日子安稳、岁月静好。


在所有人眼里,这叫天伦之乐,除了韦思浩。



这个“固执”的老人根本闲不住。


退休后不久,他就找根竹竿,挑着两个大袋子,上街“寻宝”了。易拉罐也要、塑料瓶也要,袋子里满满当当的破烂。


周围人看不去,都劝他:你到底也是个有身份的人啊喂!




嗯,这话不假。韦思浩确实是个体面人:


那个连高中生都很稀缺的年代,他是杭州大学(现并入浙江大学)的高材生;


参与过《汉语大词典》的编写;


到退休都是中学一级教师。


但退休后的韦思浩,变成了一个叫章楷的拾荒老人,和“体面”根本不沾边。


他吃的这些苦,不过是想给上不起学的孩子,多捐点钱。




从90年代起,韦思浩就一次性捐出过三四百。如今,三四千


二十多年来,光捐款助学凭证,大大小小几十张。


上面统一的签名:魏丁兆都是化名,这件事,他压根儿不想让别人知道。


一个人,是可以雪白无私成这样的。



受资助学生给韦思浩写的感谢信


这些,都是受资助的学生给韦思浩写的感谢信。


有一封是这样的:


“魏爷爷:您好,好久没给您写信了。我现在在学校学习,两三个星期才能回家一趟。我妈妈和爸爸没有文化,能让我们上学已经是幸运了,感谢您......”


“魏爷爷”,这些孩子甚至不知道他的真名,叫韦思浩......



他无怨无悔。


为了最大程度省下钱,韦思浩一直住在没装修过的毛坯房里。


一张木板床、一个小灯管,再没有其他家具。


女儿给他买的手机,他从来不用。家里水电、煤气都没通,他过的是最低标准的生活。


然后把省下来的所有钱,换成了孩子们的希望。韦思浩是拾荒者,他是我们精神世界的拾荒者。



这一生,韦思浩都献给了教育。


教育是什么呢?


陶行知说过:教育,是教人变好。


但教人变好,自己首先是个好人。


韦思浩不断把自己交付出去:半辈子教书育人;走下讲台退休后,却把更多的学生送入教室;甚至离开这个世界后,都在帮助别人。


十几年前,他就签订器官捐献协议,捐掉所有可用器官,让其他有需要的人活得更好。骨灰就撒向江河、顺水而去。



这个世上,有很多了不起,和钱没关系。这个世上,也总有一种平凡,让人泪流满面。




2016年2月,韦思浩被选为“中国好人”。


但那个把捐款单一藏20年的老人,一定不在意这些名誉。他这一辈子,心里最放不下的,不是名利,是学生。


2016年春天,杭州图书馆前,竖起了韦思浩的半身雕像。这个爱阅读的温柔老人,终于可以永远和书在一起了。




图书馆外面的马路上依然熙攘,韦思浩先生曾流连过的书架上还飘着书香。那些因为他而受到帮助的孩子,得以更好地成长。


这就是一个人最善良的样子,但行好事,不问前程,善良是来自内心和灵魂的选择,不需要任何理由。




这个世界,他来过,也爱过,对于需要帮助的人,他温柔地对待过。


正因为有人愿意对世界善良以待,更多的人,才会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愿善良的你,被温柔以待。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

打赏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