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摄影师失踪十年,竟带它们回来,惊艳了世人

我们习惯将动物看作是低等

却忘记

它们更早来到这个世界

......




第一次看这些照片,影像沉默而安祥

光影流转之间

只看到,万物之间久违了的爱和信赖

震撼心灵的人和动物的和谐之美



你一定会目瞪口呆

这种感受有点像一个孩子第一次看见下雪

尽管神奇,却如此真实




这些作品都来自一个叫做“灰与雪”的展览

是加拿大摄影师格雷戈里·考伯特

花了十年时间

带着相机在全球各地旅行拍下的作品



十年沉寂,长途旅行27次

他用光影的变化

记录下这些瞬间,也让我们反省所谓人类的优越性



人,总是习惯了自己来主导世界

在喧嚣中忘记了倾听自然

也忘记了动物和人之间,更应该亲密的相处




在这些照片中

 穿着白纱的少女在神殿,盘旋着的老鹰间跳舞

赤裸着上半身的少年



巨大抹香鲸在海里漂游

光着身体的非洲女童

和蹲着的花豹在尘土飞扬的黄土上相倚



从印度到南极洲

摄影师捕获了人与大象、豹、抹香鲸以及各种动物

亲密接触时的特别瞬间



正像他展览的寓意一样

“羽变火,火变血,血变骨,骨变髓,髓变尘,尘变雪。”

自然有其自生的和谐,轮回般诗意



格雷戈里·考伯特在摄影界

绝对算一个异类

没和任何画廊签约,过去十年里也没有开过一次作品展

不曾接受任何的采访



他就好像处在“地下”状态

不被人们注意

只有那么几个好友在为他提供资金支持



荒野行走十年,长途旅行27次

他捕捉到的镜头充满诗意和灵气

没有恐惧和危险

有的只是在人和野生动物之间的爱和信赖



消失十年之后

他终于在威尼斯13000平方米的展厅

全部用来展览同一个人的作品



画面唯美而净澈

不加文字解释

却每一张都直击人们的心灵



对他来说,这些作品不仅记录了他本人的观察

同时也揭示了一个永恒的王国



人总喜欢以主宰者的身份

凌驾于动物之上,自认高出一等



但事实上我们只是一个很小的部分

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我们感觉不到

但它们确实存在

我们只需安静聆听就会明白。



当130张未经处理的照片展现出来

人们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无知



如果你是初次接触到这些作品

肯定会感到目瞪口呆

也许你会怀疑这些照片的真实性?

人和动物怎么可能以这么一种亲密、放松友善的方式相处



但它们确实都是真实画面的记录

这些照片让我们体味永恒和神圣,让我们反省

提醒我们的身边还存在着一个不同的世界



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当少年格雷戈里因为招风耳,常被人叫做大象

就注定他和动物有了割舍不断的情缘



人们总是沉溺在自己的世界

对生灵万物肆意伤害

忘记了,其实人和动物之间其实是对等的存在



十年时间,他冒着生命危险做了27次长途旅行

踏遍地球上每一块大陆

和当地原住民一起,跟29种动物亲密“合作”




他租下远洋轮船花几年时间

追逐抹香鲸

只为记录下这动人心魄的一瞬间

甚至不惜冒着生命危险



只有在自然面前,人们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渺小

“你不需要对大自然做任何美化

这世界已存在了几十亿年,而人类只是初来乍到。”



他在拍摄的过程中

曾经被大象用象牙挑下水



也曾经差点被一头抹香鲸吞掉葬身鱼腹



但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亦或是身上的使命没有完成。他每次都专危为安



我们总是将自己视为主要演员

但事实上我们只是一个很小的部分



我们总是以为自己主导了世界

于是肆无忌惮的去伤害和我们生

活在同一个世界的动物



而动物从来不会主动伤害人

只是人类自己所谓的文明

拔高了自己,割裂了我们与它们的关系



“斯里兰卡每年有几百人为大象所杀,因为他们离大象的迁徙路线太近了。而斯里兰卡只有一起儿童因大象而死的事件,那是他跑时掉进了井里,大象不伤害儿童,他们之间没有冲突。”



或许这是生物世界的潜规则

抑或许这是原本存在于自然的和谐



2005年,格雷戈里把13年的拍摄制作成了电影《尘与雪》:没有一句对白,却美得令人窒息。



但影片的上映并不是终止

反而是他摄影之路的起点



此后不久,44岁这年,格雷戈里又将拿起相机,

再次上路



他说“我想要和60种动物合作,

我花了10多年,拍了29种,我希望自己能长寿

在接下来的15年,把60种全都拍完”




他希望用自己的镜头可以让更多的人明白

世界,从来不止属于,人类自己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