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收不到的信息,只有不想回复的人

000.jpg


01


前几天月同学突然兴奋地跟我说:“小轨,这下我可要上天了,岑哥今天突然主动联系我了。”我说:“那能说明什么啊?”


月同学白了我一眼说:“废话,你说这能说明什么啊,我以      前给岑哥发消息他都不怎么回我的,要么就是我说十句他回一句,搞得我整天跟做调查问卷似的,本来正聊得好好的,他一说去洗澡就跟死在浴室里了似的,我再问他洗完没,就完全没反应了,而且,每次聊天,最后一个回复的总是我,这次他竟然主动给我发信息了,你说他是不是终于又喜欢上我了。”    


岑哥是月同学倒追来的男朋友,他们谈过一段极短的恋爱,1个月后,岑哥说发现还是不太来电,于是想分手。月同学哭得死去活来,求他再给个机会。岑哥一脸为难地说,要不先分开一段时间试试。于是这一试,就是3年。


分手后才一周,岑哥就直接换了电话,因为月同学像柯南一样随时“侦察”着岑哥的一举一动,力求从每一条朋友圈状态里找出任何蛛丝马迹来变相证明岑哥依然爱她。

       
       


联系不到岑哥,月同学就来问我:“小轨,你说,岑哥是不是得了癌症什么的所以才看不得我的消息啊?”


我说:“是啊,但他得的是一种不爱你的癌症。”


有人跟你说,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也有人跟你说,我想一个人静静。其实,很多时候,他们都只是在努力为分手这件事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与合理的借口,你却在那儿独自沉迷于自欺欺人的游戏,三天两头拐弯抹角地跟他提起往事试图唤醒他爱过你的零星记忆。


很多人,压根还没学会如何在一段关系中与前尘往事好好告别,但是这并不代表你还有戏,非要等他赤裸裸地求你放过他时,你才收拾一地鸡毛,必然会有些措手不及。


不爱了,连回忆都是负荷。


一条不经意的消息,你在这边鸡飞狗跳上天入地,他在那边云淡风轻一如既往。
他突然不联系你了,他突然又联系你了,什么都说明不了,因为真爱从来不只是偶然想起。        
   

02


刚毕业时,跟烈烈进了同一家媒体实习,才一个月的时间,她喜欢上了栏目组的一个男老师,白天烈烈兴奋地跟老师手牵手上山下乡四处猎奇,晚上回来像例行公事一样接那个谈了已经有四年之久的男朋友的电话。


没跟老师好上之前,她一回到寝室,就马上歪倒在床上喋喋不休地跟男朋友讲新单位的各种稀罕事儿,谁在寝室养了只狗被主任骂惨了,谁扛设备出去拍了一圈一个镜头都不能用简直是废物一个……各种激情互撩在胸前花枝乱颤,各种隔空么么哒送个没完,甜兮兮的小情爱烦得我经常朝她扔枕头。


一个月后,她对无所不能的老师肃然起敬,几秒的工夫就火花四射地宣布两个人亲密地搞在了一起。


晚上电话一响,她不再欢呼雀跃,而是皱着眉头充耳不闻,经不住穷追不舍的铃声叨扰,她没好气地接起来,也不再热情,男朋友问她今天话怎么这么少,为什么不开心,她就大发雷霆,说工作这么累,每天我还必须要跟你这赔笑脸吗?

       
       


以后的每次电话,她要么就是接着接着跟男朋友吵起来,要么就是索性不接,男朋友问她干吗去了,她就冷冷地说,没听到,没看到,没收到……


我忍不住问她:“不爱了为什么不直说?”


烈烈愣愣地说:“怎么说啊,我们都交往了这么多年了,而且他也没犯错。”

是谁规定没有犯错就不能分手的?又是谁告诉你只有用冷漠才能消磨尽爱情最后的光泽的?


最深的伤害,不是突如其来的明牌,而是我在这心心念念规划着两个人的未来,你却在那含含糊糊谋划如何才能妥善离开。
 

03


一段关系中,最让人难受的,不是分手后一个人独自承受的落寞,而是分手前你突如其来的态度冷漠,而我却死活不知道为什么。


一厢情愿的人总是不愿意直面突变。总是要给他找各种各样一推就倒的烂借口,总是认为他没回信息只是因为没看见,总是觉得一个浅浅的问候背后深藏一个天大的玄机……


江湖浩渺,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都悄然无声地活在一个风云变幻的世界里,或许这一刻确定,下一刻就逃离,谁都无法套牢别人磐石无转移地与你相伴一生。


突然遇到了一见钟情;突然爱着爱着不爱了;突然失去跟你柴米油盐的勇气;突然再也做不到繁华退却后的不离不弃;突然觉得你这个人真没意思;突然发现你这样的软蛋压根不是我心中的盖世英雄;突然发现你这个朋友压根不值一交……

有人不敢直面心中的对不起,但也没办法心无旁骛地继续假装爱你。


爱与不爱,都没有什么道理可言,十年也许赢不过一秒,掏心掏肺也许比不过一笑。

       
       


有些人,初见是好,一段时间后就让你感到莫名恶心;有些人,一见无感,再见却让你神魂颠倒再无他念。


越来越多的人不再盲从于一眼就必须一生,于是我们身边的不少情情爱爱都在经历着或好或坏的变迁。


这种变迁,有时候是别人给你,有时候是你给别人。


很多人的死缠烂打,不是因为此生非你不可,而是因为你的不忍告别苦苦逃避,于是他不得不沦陷在无望的幻想里不肯醒来。


但是,人生路,还很长,不管真相是好是坏,知道真相痛过之后重新起航,总要好过带着一个谜一样的羁绊无以为继度过余生。           
 

04


听过莫文蔚的《他不爱我》吗?


“我看到了他的心,演的全是他和她的电影,他不爱我,尽管如此,他还是赢走了我的心。”


当时37岁的莫文蔚跟比她年轻4岁的冯德伦拍拖9年,外界都以为他们如胶似漆,但是就在冯德伦和徐若瑄恋情公开的那天晚上,莫文蔚一个人在演唱会上偷偷流泪用力地唱着:他不爱我……

       
       


41岁那一年,莫文蔚在金曲奖上宣布了年底嫁给17岁时的初恋男友Johannes。后来我不经意间看到一张她身骑白马衣袂飘飘回眸一笑的照片,当即便潸然泪下。


终于,昔日人已没,她又可以鲜衣怒马仗剑天涯。


很多事,从一开始我明明就早已预料到了结果,但是我总在较劲,只想问问他,多年后你跟别人情深似海时,会不会有一天,偶尔也会想起你曾欠我一个再无可能的未来。


只有善于自愈的人,才更容易接近幸福。


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中说,追求的终极永远是朦胧的,要避免痛苦,最常见的就是躲进未来。在时间的轨道上,人们总想象有一条线,超脱了这条线,当前的痛苦也许就会永不复存在。


所以,如果有一天,你不爱了,一定要直接告诉我,别以不忍为名肆意消磨我对你毫无意义的期待。在时间的轨道上,唯有了解才能放过,唯有面对才能超脱。


总有一天,我会在不爱我的人那里看清世界,在爱我的人那里重获一切。


-作者-

初小轨,作家,编剧,媒体人。其心灵随笔犀利、深刻、针针见血,是迷茫人群的一剂惊醒良药。《很感谢你能来,不遗憾你离开》是作者的第一部散文随笔集。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

打赏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