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不靠谱儿叫“感情炮”

00.jpg

如果男女恋爱关系的认真程度有一个光谱的话,光谱的一端是“约炮”,另一端是“男女朋友”,中间还有狭长的灰色地带,一种比“炮友”更深层,比“男女朋友”更随意的关系,我称之为“感情炮”。  


01


在中国性保守的文化背景下,人们对“约炮”这种舶来品尚且陌生,更何况对“感情炮”这种模棱两可的事物。


标准的“炮友”关系中,双方在床笫之外并无交集。见面时干柴烈火,不见时形同陌路。不会有微信上的寡淡闲聊,不会有朋友圈里的礼节性点赞,更不会有电话往来的闲话三七。彼此的行踪是不告知的,社交圈是隔绝的,隐私是保密的,内心是关闭的。两人的关系是地下的,你知我知楼下保安知。


“感情炮”呢,一切始于一次美好的”啪啪啪“,然后男的发现女生还算漂亮体贴知书达理,女的发现男生还算英俊靠谱条件过硬,慢慢产生了感情。于是便开始约会,交流精神,甚至共同出席公开场合,见彼此的朋友同事,乃至合伙创业。但说是男女朋友关系吧,双方又从未正式定义过,平时也不以男女朋友互称,未来更是两人避谈的话题。这种日子久了,总有一方会陷进去,忘记了“约炮”的初心,心里开始不停纠结关系的脉络走向,何去何从,但又磨不开面儿问,于是就陷入了一种说出来矫情,不说心里憋得慌的尴尬境地。


“感情炮”发乎炮,止于情,但归根结底还是“炮”。再多“情”的堆砌,也不能改变“炮”的实质。“承担”是“感情炮”中缺失的精神内核。由于不涉及婚姻问题,不考虑对他人负责,就不用背负对方经济或精神的负担。两人的快乐归两人,各自的麻烦归各自。只求当下拥有,不求天长地久。如果说婚姻导向的恋爱关系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的话,“炮友”导向的恋爱关系就是“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也许在床笫缠绵之余会聊到波特莱尔、川端康成、宫崎骏、久石让,王石大战宝能,中国经济结构转型,中日关系走向,美国亚洲战略再平衡,但在你失业的时候他除了猛甩廉价的鸡汤之外并不会施以援手


也许在床帏激情之后也会说一些阅后即焚的海誓山盟,意淫买一幢大房子,生一窝小崽子,陪你一起慢慢变老。但在你生病的时候,他并不如那个扔下手头事情一脚油门把你送到医院的邻居靠谱儿


也许你每天对着手机焦灼地等待着他的消息,但当他开口问你借房子首付所差的五万块钱时,你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也许你幻想拥有一份共同的事业将彼此牢牢绑定,但当你发现他用你的简历去注册公司时,恨不能将他告上法庭碎尸万段。


你天天巴望着他驾着七彩祥云来娶你,但发现这个月“老朋友”缺席时,却惊惶失措地四处求神拜佛,祈求老天不要让他的骨血在你身体里生根发芽。


“感情”再多,不过都是“炮”的修饰,说到底,不过是“情人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和古代文人与烟花女子“来时瓦合,去时瓦解”的关系并无二致。(北宋“瓦子”,见吴牧《梦粱录》“谓其来时瓦合,去时瓦解之义,易聚易散也。”)




02

可偏偏很多女人不信邪,非矫情自己的“感情炮”跟别人不同:


我继续对他好,慢慢就转正了,关系都是从随意到认真,从不靠谱到靠谱的,一上来搞那么严肃给人家太大压力,不利于感情发展,要顺其自然……我只能一边听,一边心里滚动条默默刷屏:那天永远不会到来。


一段关系,要是靠谱,早转正了,根本不会卡在“感情炮”这里不上不下。


一个人,要是爱你,早将你曝光了,根本不会留你一人在荒野里惊恐不安。关系之所以停滞,要么是客观条件不成熟,要么是硬件条件不达标,要么是性格不合,要么是有心理创伤而害怕投入。


03


客观条件带来的阻碍大过人们的想象。


比如在美国这种移民国家,五湖四海的国际友人在第三国谈恋爱,看似浪漫的异国恋,其实难度系数极高。大家都是有了上顿没下顿,今日不知明日事,说不定什么时候一个橙色信封一张机票,就打包儿给踢回祖国了(解雇后签证失效,外籍雇员丧失居留权,所以有些美国公司在解雇同时送上机票)


见过中国女生和韩国男生谈到一半,韩国人被揪回去服兵役的。中国女生和泰国男生谈到一半,泰国人突然失业回国的。所以在移民人口多的国际大都市,“感情炮”关系就会较其他地方更为多见。


再比如一方因求学、工作原因,总是在迁徙状态,两人也会被动进入感情炮关系。像打一枪换一地方的外交人员啊,鬼鬼祟祟的国际间谍啊,住在飞机上的投行男/女啊,出差趴现场一趴就是几个月的咨询男/女啊,这些职业的人,只能用工作余下的边角料时间来个“啪啪啪”,对于恋爱关系,则是有心无力。


他们很多人心里是在正经谈恋爱的,但是行为又构成了实质性“感情炮”。不是有个词叫作“投行寡妇”么?找个外资的投行咨询男朋友,那感觉真的还蛮像在做妓女的。


我曾约会过一个咨询男,他行踪诡异得一度让我怀疑他有老婆,后来我到其公司背景调查才证实是单身。他经常消失,短则一个月,长则半年。消失的时候音信全无,出现的时候热情洋溢。一次我们吵架后他消失了8个月,我都以为是分手了,交了新男友,然后在某个天高云淡的早上,冷不丁地收到他用公司邮箱发来的邮件:How are you? I am back (你还好吗?我回来了)。下面是一大篇儿公司法律免责声明。然后解释什么去韩国跟项目啦,去日本趴现场啦。这样牵牵扯扯两年,期间很多次我都晕菜了,我们这算是分手了呢,还是在一起呢?最长的一次是三年,在这三年中,我换了公司,换了电邮,恋爱又失恋,已经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然而又是一个天高云淡的早上,QQ上一个陌生号码发来:How are you? 到最后,我甚至都怀疑,他不是一个实际存在的人,而是生活在异度空间里的幽灵,穿梭往来于我的人生。又或是长年生存在地底下的小精灵,时不时地冒出头来只为说声:How are you?  


也许很多人看《来自星星的你》《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感动得涕泪交流,但真给你一个这样的男朋友,多半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感觉就像是做了军嫂,还是执行秘密任务军人的军嫂。

2008金融危机后,越来越多人选择“感情炮”


以前人们只是害怕承担婚姻的负担,后金融危机时代,人们连恋爱的负担都背不动了。


就业、职场、财务、健康种种压力令活着已属不易,还谈什么恋爱。自顾尚且不暇,遑论照顾别人。职场竞争空前的激烈程度,让我们无法承受哪怕一点点的情绪波动。亲密关系中那些人情纠葛简直会让我们辛苦经营起来的事业在瞬间灰飞烟灭,一次吵架带来的情绪成本高到难以计量。所以更多人倾向选择相对简单无公害的“感情炮”。




04


在客观环境允许下,仍然滞留在“感情炮”中的男女多半是因为真心不合适,要么条件不合,要么性格不合,要么八字不合,总之是各种不合。


不管是哪种不合,都是不祥之兆,导致卡在“感情炮”的因素,最终也会掣肘婚姻。


杜拉斯的《情人》描写的就是“条件不合”的“感情炮”关系。


中国情人出身富裕,家里早早说下门当户对的中国闺秀,是不可能娶贫穷的白人女孩儿为妻子的。而白人女孩儿在殖民地的背景下,带着种族优越感,明里暗里瞧不起孱弱爱哭的中国情人,心里预设的婚姻对象是高大健壮的白人男性。因此,尽管两人难舍难分缠绵悱恻,最终还是逃不过各走各路的结局。


他们的情不够深吗?中国情人即使娶了别人,也无法停止爱白人少女,“对她的欲念悄悄潜入妻子的身体里,合二为一,以这样的形式爱她到死”。  白人少女(原型杜拉斯本人)则半遮半掩地令柔弱的中国情人反复出现在自己一生的创作中:《抵挡太平洋的堤坝》《广岛之恋》……处处都有他的影子若隐若现。直到晚年,杜拉斯才终肯面对自己内心的情感,对着这个毕生至爱浅吟低唱出传世之作《情人》。


不过这样的爱意腺体,除了能分泌出伟大的文学作品外,并无别的用处,终究是尘归尘,土归土。


中国情人守着闺秀开枝散叶子孙满堂,杜拉斯回到法国后名满全球四处风流,两人昔日的情欲像太平洋的堤坝一样慢慢消失在浩瀚的时空中。


我想,杜拉斯本人对这段感情的实质是有清醒认识的,否则怎么没见她命名这部书为《爱人》而不是《情人》呢?


美剧《老爸老妈浪漫史》中的Barney 和Robin占尽天时地利人和,郎才女貌相配,可因为心理问题还是无法走到一起去, 尽管成功转正,但是结婚三年就离婚了。Barney是个华尔街乱睡男,因为单亲家庭和初恋被甩的心理阴影而害怕承诺、受伤,无法投入到认真恋爱关系。


Robin是个漂亮的女主播,因为重男轻女的父亲而成为事业至上的女强人。两人的心理问题最初致使两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愿面对内心情感而做了炮友,后来又导致两人在婚后不能彼此妥协迁就而走向离婚。




极少数的感情炮也能修成正果,但画风未必是王子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米兰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的托马斯和Barney一样,有严重的commitment issue。他在第一次婚姻中受伤之后,对女人产生了恐惧,过着四处采花的单身汉生活。


托马斯是个颇有声望的外科医生,情人们多是女艺术家之类的人物。但偏偏被一个乡村旅店的女招待俘获了心。


相比于那些轻盈洒脱的情人,女招待特蕾莎更像是托马斯人生的一个沉重包袱。她总是像垂死的鱼巴望着水那样渴望托马斯,一刻都不能够离开他。不像做完爱就乖乖回家的情人们,特蕾莎在托马斯家一住下就是十几天,晚上睡觉还要紧紧攥着他的手。就连托马斯出门去会情人,她也执意跟随,直到他放弃。为了让托马斯不去见情人,她几次三番吞药自杀。


这一切会让普通男人窒息,但却让托马斯感到了一种“无法解释的爱”,对他而言,“她就像是个被人放在涂了树脂的篮子里的孩子,顺着河水漂来,好让他在床榻之岸收留她。” 由于害怕她自杀,也怕她离开自己,他渐渐远离了所有情人,最终娶了她。


之后,他的人生就开始往下滑,从一个大城市的医生慢慢沦落成乡村的卡车修理工。特蕾莎的自卑和不安全感把他一步步往底层拽,就像“仙女把农妇引入泥炭沼泽,让他们淹死在那儿。” 最终把托马斯拖到一个地步:“头发花白,精疲力竭,指头僵直,再也握不住外科医生的解剖刀”。特蕾莎用咄咄逼人的软弱,把他与整个世界隔绝开,陪她退缩到乡下过离群索居的生活。最后,两人驾驶着破卡车,双双一齐死于乡间的一次交通事故。


托马斯和Barney这样有心理创伤的男性,内心力量十分虚弱,根本不具备爱的能力。碰到弱势的情人,就在“感情炮”中过田园牧歌式的单身汉生活,碰到难缠的,就被女人牵着鼻子,人生一路跑偏。Barney不是曾一度差点娶了一个职业妓女么。


05


至于转正这事情,无论第三波女权运动搞得怎样如火如荼,女生其实还是没有多少话语权的。


不管在哪个国家,男人一样对太容易到手的女人并不大珍惜。而且在东亚性保守文化中,男人们仍然倾向于认定,一个轻易与自己发生关系的人,也一定轻易跟任何人发生关系。因此两人之间建立信任需要比普通情侣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而女人的被动则在于:发生关系后催乳素和多巴胺的大量分泌,会令其对男人越来越着迷,甚至上瘾,失去理智到把青蛙看成王子的程度。


“感情炮“的退出有三种:


第一钟,女的心里堵得厉害提分手,男的痛快答应,女的一口老血,万箭穿心。


第二种,女的逼转正未果提分手,男的礼貌性挽留后接受,分开一阵后男的疯了,回来找女生重新开始,女方心死,绝不回头。


第三种,一方找到归宿后飞踹另一方。


”感情炮“关系中,受伤的不一定是女人。Barney在和Robin发生关系后就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她,又不敢表白。在得知Robin和好哥们儿Ted用滚床单来解决合租带来的家务纠纷时,气得连砸五六台电视,最后亲自上门给Robin和Ted的公寓做扫除。


我的一个好朋友,她在美国时陷入一段感情炮关系,看转正无望后离开了那个男人。男的当时痛快答应,结果在女生回亚洲后,竟然得了抑郁症,半年都缓不过来,整个人先气儿吹得似的胖起来,然后又暴瘦下去,最后连工作都丢了。


人们在进入“感情炮”时,多半都没想着要认真,只告诉自己是暂时应应急。但人这种动物,亲密之后就会对亲密产生依赖,快乐之后就想要快乐永恒。于是乎就波段变持有,短线变长线,交易变配置,投机变投资了。Barney在跟Robin滚了一次床单后,就开始想要天天见到她,听她说她的一天,对她说自己的一天……



06


所以,不要相信人类的自控能力,看见沼泽的时候绕行为上。


如果已经深陷其中,管住腿,张开嘴。勇敢地跟对方对质:你怎么定义我们的关系?不要害怕对方离开自己,不要害怕看起来不够独立洒脱。安全感是人类正常的需求,没什么好羞愧的。如果对方回避问题拖延时间,赶紧抽身离开。


见过拖几个月的,也有几年的,最丧心病狂的是把一辈子都搭进去的,男人都娶了别人也没分手,从情人做成了小三,还出钱出力帮男人养老婆孩子。


听说过一些渣大叔,靠着一段又一段和富婆的“感情炮”奋斗至中年,实现财务自由,最后娶个小娇妻生儿育女。


“感情炮”像一个永远也填不满的无底洞,等下去只会是无穷无尽的绝望。沉淀成本固然令人心痛,但“止损”是人生的最强风控。


如同肯德基麦当劳,“感情炮”是舶来的精神垃圾食品,好吃没营养,吃多了会死掉。


如果是逃不开的命运,是厄运;如果是前世注定的缘分,是孽缘。苦海无边,脱身趁早。


作者:萨蒂,前基金经理,现自由撰稿人,不妄语、不绮语、纯干货的恋爱经验分享。微信公众号:萨蒂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

打赏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