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起眼的女人,比闪瞎眼的女人过的好

00.jpg


有时候,花开无需太盛 


14年前,国庆长假接近尾声,公司的一位重要客户A总带着太太和孩子自驾旅行回程,路过我们所在的城市,临时打电话给我的女老板,他们不仅工作合作顺畅,私交也不错,于公于私,我的女BOSS都应热情款待,只是她的丈夫带着孩子去了外地,为了接待对等而方便,她带上我,并且叮嘱我安排个“一日游”,我花了很大心思选饭店、景点、交通路线、手信礼品,并且提前了解相关典故,打算既做好导游,也当好秘书。


这一行宾主尽欢,晚餐气氛尤其好。 


我安排了一个非常有地方特色的私房菜馆,每道菜都有典故,我提前预习了故事,讲得绘声绘色,A总特别高兴,指着自己的女儿,一个比我小三岁正在读大学的女孩,说:年龄差不多一样学中文,你比筱懿差了可不是一点点。


我赶紧打圆场自谦:哪里哪里,我在学校特别老实,就知道死读书,工作后遇上好领导,是她调教得好。 A总大悦,转脸对我BOSS说:你这手下不仅工作利索口才好,还贴心。


我BOSS微笑:她刚毕业1年多,还有很多需要锻炼的地方,讲错话大家别跟她计较。


A总说:句句在点子上,哪有什么错话。


A总酷爱苏东坡的诗词,我投其所好卯足了劲唱和,从豪情的“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到轻俏的“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还有哲理的“若言琴上有琴声, 放在匣中何不鸣? 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饭桌气氛热闹得像个小戏台。


一天时间在说说笑笑中结束,我心里很得意,觉得圆满完成了任务。 


第二天,BOSS带我到酒店送别A总一家。


我这才发现,她这两天穿的都是平跟鞋,个头看上去和穿了高跟鞋的A总太太持平;她衣着随意简朴,淡妆,除了婚戒没有任何首饰,和平时的“霸道总裁”风格完全不同。


她全程挽着A总太太,不时照顾A总女儿,临别不忘与她们拥抱,单独送上别致的手信。


和她相比,我隐约觉得我做得不妥,觉得哪儿出了问题。 回程路上,她沉默很久开口:筱懿,你很优秀,但是,很多时候,花开无需太盛。 


真正的优秀,并不“刺眼” 


有一位男作家被邀请参加笔会,坐在他身边的的是一位年轻的女作家。


她衣着简朴,话不多,态度谦虚,丝毫没有高谈阔论,男作家不知道她是谁,从她的反应觉得这肯定是个不入流的作者,不然为什么这么低调,瞬间,他有了居高临下的自豪感,开口问:


请问小姐,你是专业作者吗?


是的,先生。


那么,你有什么大作发表吗?能否让我拜读一两部?


我只是写写小说而已,谈不上什么大作。 男作家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得意地接着说:


你也写小说?那我们是同行,我已经出版了339个小说,请问你出版了多少?

我只写了一个。


男作家有点瞧不上地问:哦,你只写了一个,那能告诉我这个小说叫什么名字吗?


女作家平静地说:这部小说叫《飘》。


高谈阔论的男作家马上闭了嘴。 


女作家的名字叫玛格丽特.米切尔。


她一生的确只写了一部小说,就是全世界女人都知道的《飘》,这本书原名叫《明天是个新日子》,临出版时米切尔把书名改成《飘》,也就是“随风而逝”——这是英国诗人道森的长诗《辛拉娜》中的一句。


小说1936年上架,立即打破了美国出版界的多项纪录:日销售量最高时为5万册;前六个月发行了100万册,第一年卖出200万册。随后,这本书获得了1937年普利策奖和美国出版商协会奖。


《飘》问世的当年,好莱坞就以 5万美元当时的天价把《飘》改编成电影,1939年上映,主演是电影皇帝克拉克盖博,和“上帝的杰作”费雯丽,仅仅在1970年代末,小说己被翻译成27种文字,在全世界销量超过2000万册。 在已负盛名的时候,米切尔依旧对狂妄的男作家说“我只写过一部小说”,就像当年她接受采访时表示的:《飘》的文字欠美丽,思想欠伟大,我不过是位业余写作爱好者。


她婉拒各种邀请,一直与丈夫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直到1949年8月11日,和丈夫牵手出门看电影遭遇车祸,5天后逝世。 真正的优秀,并不是锋芒毕露,不留余地的“刺眼”。  


优秀是锋芒,卓越是内敛 


14年前,我的女老板告诉我:


筱懿,你可能不知道,A总的太太是业内最出色的财务管理专家,虽然她看上去并不起眼;A总的女儿在最好的大学读中文,古体诗写得不比现代文差,毛笔字都可以拿去直接做字帖。


昨天,你太得意了。


美人的高境界是美而不自傲,可是,这样的女人很稀缺,很多稍微好看一点的女人,都会给自己打个分数,待价而沽。


优秀的高水平是好而不自大,可是,这样的女人很罕见,太多稍微突出一点的姑娘,都会自视甚高,觉得自己值得拥有全世界。


假如优秀是锋芒,光彩照人艳光四射。


那么卓越就是内敛,就像打通任督二脉内功深厚的高手,从来不嚷嚷着满世界找人比武。


你很难知道自己对面坐着的人真正的实力,却毫无保留地表露了自己不怎么样的全力,这样不好。 


她顿了顿,接着说:


我不喜欢女孩或者女人充满心机,处处藏着掖着假装愚钝,我想说的是,越优秀的人,越有平常心,就像大道至简,出类拔萃到了一定高度,反而泯然众生。


没有那么多看不惯,没有那么多优越感,没有那么多嫌弃,没有那么多不随和,只有看上去和普通人差不多的“不起眼”。可是,你怎么知道那些不起眼的女人,早已超越“优秀”,达到“卓越”的境界了呢?所以,她们才比“闪瞎眼”的女人过得更好啊。 我想起自己不禁夸之后的臭显摆,恨不得时光倒流,重新回到那张饭桌前做个安静的旁观者。 优秀是闪耀自己,卓越却是兼顾他人。


把人当成寻常人,就好相处。


把事当成寻常事,就好处理。 愿我们能够做个不寻常的“常人”。


-作者-

李筱懿,女性主义作者、媒体人。著有《先谋生,再谋爱》、《美女都是狠角色》、《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百炼钢成绕指柔》,公共号“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