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说话,你可不可以暂时不要睡?

00.jpg


01


有一段时间我真的很怕别人对我好,我总觉得自己像小偷一样拿了不应得的东西。如果今天有人请我喝了一杯饮料,我就总想着明天要还两杯给他,一旦今天有人对我好了,我就在想,明天我要怎么加倍对他好。


但很多时候,我不是真的想对他好,我不是真的有钱请他喝两杯更贵的饮料,只是我总觉得我对你有亏欠,我欠你的,我得还清啊。


总而言之,我们认为,我不值得你对我好,我很怕成为一个麻烦。


这是一个有点病态的想法,它病态到什么程度。


我从高一开始住宿,每个宿舍都难免出现这种情况,当你想睡觉的时候总有人说话打电话开着灯,住过五个宿舍的我早就习以为常了,后来师妹跟我抱怨过这件事。


我跟她说,你知道吗,我高中有一段时间整整一个星期没睡过觉,后来我发了一场高烧,那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不睡会死的,可那晚室友召集了一班人来我们宿舍玩“谁是卧底”。


我是那种不管天大的事,都不会说出不满的人,即便只是一个小小的请求“你们可不可以小声一点”。


因为我怕成为别人的麻烦。


所以当时碰巧我妈打了个电话给我,我一听到她的声音第一句话就失声痛哭了,我十岁以后就不在人前哭了,那是这十年来唯一一次。


你为什么宁愿难受到崩溃,也不愿意说出那句“可不可以小声点”;


为什么写作时,带着耳机把音乐开到最大声,那样根本写不下去,可是你宁愿这样,也不想开口叫旁边煲剧的人戴上耳机?


为什么以前上高数课或者是photoshop时,明明已经跟不上别人的进度,你宁愿在一旁对着一道题烦躁到死,还是不愿意开口去拜托同学教一教;


就像现在电脑崩溃了,你可以上网查一堆方法最后解救无能,也没法像身边人一样开机速度慢这种问题都可以请计算机系的男生来帮忙。


其实到底为什么?


因为,你很怕“麻烦”别人,你很怕成为负累。


生病的时候不敢让人买药或打饭,很少跟人借东西,情绪低沉到死也不敢找人吐苦水,那样感觉是,就算你现在在马路上要晕倒了,你也会撑着回到家里再晕,因为你不想成为一个“麻烦”。


02


我大一那会儿半夜睡不着曾经骚扰过主编,我说,有时候怀疑,弱的人挥挥手就已经得到世界,谁还羡慕你这么强的人。他大概忘了,那时候我们还不认识,他隔天回复了一句,“有点意思。”


回学校前一天,我花了一晚时间,下了很大决心,放弃一个憧憬多年的机会,在自己的理想和家人的理想间,选择了不负累的“成全”。


坐车走那天,我咬牙跟母亲说,“没事,我不能再成为你们的负累了。


我笑着上了车,头也不回,坐在开往火车站空荡荡的公车上,把头靠在玻璃窗上,瞬间成一个泄了气的气球,街景不断往后倒,耳机那边是麦家瑜的《好得很》,林夕写的,“余情不会负累到你,应赞我了不起。


往后朋友问起为什么要放弃,那是你的理想啊。他们小心翼翼躲过这个问题,他们打电话给我,他们问我“你还好吗”,他们买好了酒打算陪我一醉方休,我却笑着告诉他们“好得很”,再拍拍他们肩膀,“来,早点回去睡。”


维持开朗,哪怕没有了一切。有修养,一笔撇去烂透了的账。


我转身走了,走到楼梯口他看不到的地方,坐了一整晚。


以前每次谈恋爱,他们说要离开我了,我都不会问为什么,是不是我不够好,可不可以不要走,我会笑着说好,然后先行转身走开。跟我在一起真划算,但也很无趣,因为我实在太听话了。眼泪和示弱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负累,我怎么可能成为别人的负累。


舍得将一切看得很平常,月黑风高,点一盏孤灯也可当月亮。


《好得很》里面最残忍的一句话是,“你快问,我近来可好”。那样我就可以强装洒脱地回答你,我好得很。


03


前段时间我发现朋友Moonlight很明显地在疏远我,明明我俩关系比较好,但那段时间发生什么事她却总找了另一个关系比较一般的朋友倾诉,上周末我问她,“为什么?”


“每次都是我在说,你在听。每次一有什么事你就躲起来。我永远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越不开心越要装作我很好我很正常,你越不开心就要躲起来反过来劝我们看开,你总是以为你很伟大,很强大,可你知道这不叫强大,这顶多叫逞强。既然你可以强大到不需要任何人,那我们算什么?我觉得你从来都没有信任过我。”


我从来没发觉原来我以为的“不麻烦”竟然会成为别人眼中的“不信任”,那晚我把所有关于“不麻烦”的想法都告诉了她,她回了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她说:“因为是你,我不怕麻烦。


我曾经跟朋友说:“你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都告诉我好不好。”其实我现在觉得这句话是不成立的,没有任何情感是可以做到单向的,一方单向在诉苦,一方单向在倾听。


“麻烦”其实有时候不算麻烦,我愿意让你麻烦,因为麻烦也是信任的一种体现。别人不行,可因为是你,所以没问题。


我很想为这种罪名开脱,可是我不得不去细想,不想麻烦别人,这种人其实很自私。


因为你知道,一旦拜托了人便会产生一种亏欠感,你总是要还的,所以你不想欠别人,反而你愿意成为别人眼里不会拒绝的“好人”,不是因为你人真的很好,而是你在享受一种付出感,因为一旦你付出了,那就是别人欠你了。


可当你不愿意去麻烦别人时,久而久之,就没人愿意来麻烦你了。


蒋方舟曾经说过这么一段:那时候我最大的人生理想就是不麻烦任何人地活着。我把这个理想告诉我妈,她说:“你姥姥就是这样,所以她死了。”


——我姥姥怀疑自己得了腰椎间盘突出,不想麻烦家人,然后喝农药自杀了。我妈说了这话之后,我就学会了示弱和求助。


真正信任一个人从来都是,我不怕成为你的麻烦,我会学着去麻烦你,我愿意去麻烦你,是因为,有借有还,而我有把握用余下几十年去慢慢还。


在车站那天,母亲跟我说,她说:“你知道最痛心的是什么吗?是我们渴望却没有能力让你负累。”


所以你知道吗,有些人是心甘情愿被你“负累”的,从他们在乎你的那一刻开始。


我不想再强装洒脱让你“早点睡”了,其实一直想说的是——“我需要你,你可不可以暂时不要睡”。


作者介绍:鳗鲸,杂乱无章(单身)副主编。我们立志成为较有影响力和有趣的年轻人,微信公众号:杂乱无章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