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何在男人的世界里柔软地活着?

000.jpg


1. 职场不需要过于云淡风轻的女人

我当了很多年文艺女青年,后来才发现,文艺女青年最大的毛病是一不小心就活成了矫情女青年,比如,做了多年销售,带了多年销售队伍,我依旧很淡泊,遇事不争不抢,在利益面前久经考验,以致于我们团队损失了不少或明或暗的收益。


但是那一次不同,报社第一次打算重奖超额完成任务的广告销售团队,从进度上看,我们部门最有希望。


所以,我领导找我谈话。

 

他说:年底报社重奖超额团队,说说你打算怎么做。


我微微不屑:我把利益看得没那么重。


他有点冒火:你看得不重,怎么不问问团队其他人看得重不重?买房买车要钱,上有老下有小要钱。你怎么不问问报社看得重不重?年底的每一分钱回款,都关系员工福利,你一个人云淡风轻,不要让别人跟你受罪。你不替团队争取,团队哪有凝聚力,团队松松垮垮,要你干嘛?


我领导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事情都容易,要你干嘛”。

 

我不怕耽误自己,但我特别怕影响别人,他很会找我痛点。


他接着说:这里是职场,不是身心灵学院好吧?什么都云淡风清,对结果没有要求,工作怎么做好?


我说:我不喜欢处心积虑做成一件事情的感觉。


他看看我,然后笑起来:


你觉得所有事情都是水到渠成的?“渠”还是人挖的呢。没有任何成功不是争来的,只有争完了做成了才跟你讲我是云淡风轻的。


马云创业的时候怎么不说他不想做大?冰心要是淡泊名利和林徽因斗个什么气?钱钟书他老人家如果真心如止水,也不至于为了一只猫和梁思成家闹别扭。你们女人能不能多看点历史少看点八卦?


我也是学中文的,那句‘我跟谁都不争,跟谁争我都不屑’根本不是杨绛先生说的,那是人家英国诗人兰德写的,天天抄鸡汤不深度阅读和思考,你的品味和趣味永远带着女性的局限。


所有成功,无论大的小的,都是拼出来的,不拼不会赢,年纪轻轻不要把自己搞得云淡风轻视金钱如粪土,得不到就别说你不想要,只有真正把事情做成了之后,你才有资格谦虚。

 

他停顿一下,为自己的发言做了个鸡汤总结:行为女性化,思维男性化,才能在坚硬的世界里身段柔软地生活。


我立刻笑场。


说实话,我未必同意他所有观点,但我认同那句:行为女性化,思维男性化。


 

2. 行为女性化,思维男性化

沈阳大帅府是张作霖的故居,我和所有参观者一样,特别被位于帅府花园中心的小青楼吸引,这是当年“东北王”专门为最心爱的五夫人寿懿建造。

 

张作霖一生娶了6位夫人,生有14个子女,但与寿夫人感情最好,寿夫人也是张学森、张学浚、张学英、张学铨的生母,大帅府实际上的“二把手”,熟悉的人回忆,她“精明能干、智慧周到,很善于协调和其他人的关系,和各位夫人相处融洽,口碑很好”。


寿夫人在诸位夫人中受教育程度最高,她曾经在1906年的奉天女子学堂毕业典礼上作为毕业生代表致辞,她和丈夫最能谈得来,也非常理解丈夫的思路。

 

1928年6月4日凌晨,张作霖乘专车通过京奉与南满铁路交岔处发生爆炸,日本关东军策划了这次“皇姑屯事件”。张作霖遇险后立即被送回小青楼一层的西屋,当时在车上已因被弹片割断喉咙气绝身亡。


如果按照纯粹的女性思维,遭遇突然变故,情绪宣泄是本能反应。可是,故人已去不能复生,当时东北局势特别复杂,张学良尚未赶回沈阳,要为他争取时间稳定局面,妥善处理问题是当务之急。


于是,寿夫人强忍悲痛,沉着应对。甚至,由于女性的敏感和细致,她做得特别周到得体。

 

她要求以奉天省公署的名义在主要媒体刊登张作霖“安然无恙”的通电,维持帅府秩序与往常一样,让监视的日本特务看不出任何异常,甚至特意安排医生每天出入帅府作出按时诊治的假象。在日本领事的“探视”和日本《朝日新闻》记者的采访面前,寿夫人谈笑风生,当日本人亲耳听到楼上留声机里放着戏曲,看到家人送饭上楼,才对张作霖“安然无恙”深信不疑。


6月19日,张学良化装通过日本关东军控制的京奉铁路回到沈阳,21日才正式发布张作霖死亡的消息。

 

那年,寿夫人35岁。


她用男人的思路和女人的方式度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



3. 看唐诗宋词,也读稻盛和夫

纯粹的男性化思维冷峻生硬,完全的女性化方法局促优柔,真正妥善解决问题的,往往是“雌雄同体”的方式。


甚至,每个人都同时具备了“男女”两个性别的心理特质,只是根据不同情境,选择能用到的那个部分,或者自己有意识地决定让哪种方式更加突出。 

 

按照我领导的建议,除了女性修身养性的书籍,后来我大量阅读了历史、传记、经济、管理、哲学等各种书籍,不太局限于女性的小悲小喜。


看唐诗宋词,也读稻盛和夫;看琼瑶的小说,也读唐德刚的历史;看《福尔摩斯探案集》,也读《梁启超和他的儿女们》;看《西方美术史》,也读《激荡三十年》。


高的低的都有益,雅的俗的都有用,只有知识储备到一定数量,才能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而没有世界观的女人,很难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活明白的女人都是和自己死磕,不与别人较劲。可是,很多女人都活反了,专门和别人较劲,不和自己死磕。


每一点成绩和收获,都是建立在对自我要求严格,不断精进的基础上。


女人的自我成长,“云淡风轻”只是其中的一种风格,不适合所有场景。


那一年,以不云淡风轻的态度,和有说服力的成绩,我们团队拿到了报社第一笔六位数超额奖励。


愿我们该淡泊时淡泊,该努力时努力。 

作者李筱懿,女性主义作者、媒体人。著有《美女都是狠角色》、《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百炼钢成绕指柔》,公共号: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