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他当朋友,他把你当人脉

000.jpg


1. 能用钱解决的,就不要谈感情

曾经,我们有三个好朋友,我,A和B,但那只是曾经,A和B当着我的面绝交了。


我在媒体,A是理财师,B在一家大型国企负责宣传,我和A很忙,B很清闲,因为工作关系,B经常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找我和A帮忙,比如找我帮她改企业宣传稿,比如向A咨询什么理财产品收益高,每当这时,她总会提起当年我们初识的时候,三个人如何情深意笃,人年龄越长越恋旧,多年里我们习以为常,觉得三个人这样喝喝下午茶聊聊天,挺好。


直到有一天,B再次向A咨询理财产品。


A呷了口茶,微笑着说:这么多年你咨询我的理财产品,平均年收益肯定超过6%,有没有想过给我分个红?


B脸色微变:我们这种关系还说分红?还直截了当谈钱那么俗气的东西。


我心里一惊,觉得A话里有话。A继续说:好朋友之间确实不必把钱看太重,但是丝毫不尊重彼此的付出也不合适。这么多年,你找我咨询理财产品,找筱懿写稿,除了“谢谢”二字,付出过几餐饭几件答谢呢?


B很尴尬:我认为朋友之间不必谈这些小事,你俩遇见大事,我一定会帮忙。


A笑笑:小事都考虑不到的朋友,也帮不上什么大忙。


B脸色大变,扬长而去,我拦都拦不住。


我问A:好好的说这些干嘛?


A答:我故意的。不是我计较,只是,我越来越觉得和B的友情很累,她每次约我,都是有事;每次事情办完,绝口不提感谢,朋友不是免费劳动力,再好的关系,都有度。


我想起B找我写稿,确实只是写完了送我一点根本用不上的装饰品或者企业的赠品,因为相识太久,我仅仅把这归结于“节约”。


A接着说:写稿是你的工作,理财规划是我的专业,对别人职业最大的认可就是合理付费,无论关系亲疏,一次两次帮忙可以,时间久了,再深厚的情谊也架不住理所当然的免费消耗。就像你我,我推荐你的理财产品赚了,你每次都记得送我礼物,还开玩笑要给我分红,我有多在意这点钱呢?我在意你这份心,你的理解、认同和感谢,谁都不是该的。钱归钱,情归情,如果谈感情意味着伤钱,对你好就是白奉献,谁愿意一直在这份情感上投入呢?能用钱解决的,就不要谈感情,感情很脆弱,承担的东西太多,长久不了。


除了A,我还有一些特殊职业的朋友,医生、交警、教师等等,他们的工作无一例外看上去能给别人提供某种帮助,比如找医生看病,找老师上学,找交警免罚单,和他们交朋友很容易“变现”,于是,他们被迫交了很多“朋友”,我的交警好友苦笑说:都以为找我能销分,我要有这么大本事,还需要数据管理系统?说实话,开车小心,为自己该扣的分交点钱,比跟我攀交情交朋友更划算。


很多时候,一个久未联络的故人和你谈感情,ta谈的不是情,而是希望你给ta帮点忙;一些热情结交你的新“朋友”,则是看中了你职业背后的附加值。




2. 你以为他在谈感情,其实他想省钱

民国著名浪子胡兰成,有文字记载的,和八个女人相好过,其中包括张爱玲。


第一个唐玉凤,家里定的亲,她死得早,没有看见丈夫后面的七个女人;第二个全慧文,是名教师,给他生了四个孩子;第三个应英娣,是胡兰成从百乐事舞厅领回的妓女;第四个是张爱玲;第五个,几乎与张爱玲同时,护士小周;第六个,范秀美;第七个,日本女人一枝;第八个,佘爱珍。


这是他文章中提到过的,据说没有文字记载的,更多。


胡兰成有一项大本事,既花女人钱,又负女人心,还能让每一个被他花了钱负了心的女人没什么怨悔。


除了他的终结者佘爱珍。


佘爱珍很清楚,这个男人的感情不过是为了套现,他每次开口谈感情,一定是想省钱。


佘爱珍是个传奇的女人(这个有时间我们专门聊),简而言之,她和女文青张爱玲完全不同款,她自称女流氓,是上海黑社会头子吴四宝的遗孀,黑帮大姐大,吴四宝死后,胡兰成看她有钱,特别亲近她。


可是,她的眼光直接越过胡兰成的才华,掂量清楚他的家底:刚被汪精卫免职丢官,连座洋楼都没有,男文人手无缚鸡之力,还不会挣钱。


佘爱珍的钢铁信条是:在结婚前,决不对男人进行过多的金钱投资,以免今后被抛弃,还要遭受贫穷的折磨。


胡兰成在香港逃难期间,没有去日本的路费,想找佘爱珍借,又抹不开所谓知识分子的面子,于是拿了件大衣试探佘爱珍,让佘爱珍帮自己卖大衣作为去日本的路费。


佘爱珍何其聪明,哪里会不明白胡兰成的意思?甚至,他们还有过第一次亲密,胡兰成写道:在旅馆房里,先是两人坐着说话,真真是久违了,我不禁执她的手,蹲下身去,脸贴在她膝上。


但是,胡兰成一说借钱,佘爱珍立刻哭穷,说自己不比从前,拿出二百块钱打发了他。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刚刚得到两笔电影剧本稿酬的张爱玲,给胡兰成汇来三十万分手费,他灰溜溜地拿着二百块钱走了,却从天上掉下三十万,有如神助,立即去了日本。


后来,佘爱珍嫁给胡兰成,夫妻闲聊时她夸口自己在香港的风光,一个月伙食费就好几千块,胡兰成听了很不爽:你那么有钱,为什么就给了我二百块呢?


佘爱珍不接话。


于是,胡兰成自己找台阶下,在《今生今世》里自我安慰:钱是小事,她不了解我,从来亦没有看重过我,她这样的对我无心,焉知倒是与我成了夫妻,后来我心境平和了,觉得夫妇姻缘只是无心的会意一笑,这原来也非常好。


张爱玲花了三十万,也未必落得这句“非常好”。


可见,一个女人花了钱,付了情,真的未必讨得个“好”字。


关键是她“拎得清”。


所以,女人,珍惜你的感情,也珍惜你的钱。




3. 很多时候,情都不如钱坚挺

我并不拜金,但我很清楚金钱的意义和价值,不太夸张地说,金钱可以摧毁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关系和情感,就像那句苍茫的谚语:你可以用钱买到任何东西,除非出的价不够高。


金钱像一场积分,用数量区隔了哪些人是我们生命中的普通卡用户,哪些是金卡、钻石卡和VVIP用户。


而感情是易碎品,除了父母、手足、夫妻、至交几个极少的“过硬关系”,它们禁得起与金钱掺杂在一起,经历消耗和考验,并且九死一生地存活下来,大多数朋友之情、远亲之交、男女之欢都升华不到金钱和相互深度帮助的地步。


所以,那些动机不纯粹的交往大可以免了。


金钱和感情都是对等的,一份付出意味着一份回报,同等的付出才能得到同等的回报,能用钱解决的,就不要谈感情。


感情是温度,钱是货币。


金钱可以是交易,感情不行。


把金钱和感情搅和在一起,可能两个都得不到。


作者李筱懿,女性主义作者、媒体人。著有《美女都是狠角色》、《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百炼钢成绕指柔》,公共号: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