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过得比你好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000.jpg


敷衍是什么,敷衍是一个台阶,一个面子,让对方下台,因为你还有一点在乎他的感觉,但是又没有在乎到愿意为他改变自己的意愿。于是你说了一个禁不起推敲的谎,连仔细雕琢的功夫都懒得花。——穆熙妍

  

离婚后的大头,意志消沉了一阵子,对方比他先找到对象,这点更成为他的致命伤。


有一段时间,他在社群网站上追踪着对方与对方男性朋友的动态,分析每个点赞的人是谁,背后的动机,与最重要的——这些男人和他前妻的关系。


他不累,我都先被他累死了。


我这个人,别说对路人,连自己朋友的八卦都没有开口问的习惯,通常都是朋友讲,我听。现在被大头强迫讨论陌生人的点滴,对着完全不认识的面孔品头论足,这让我无比痛苦,每分每秒都度日如年。


终于有天我受不了了,告诉大头要放下:“你和她已经是两条并行线,以后只会越行越远,你这样的行为很像征信社,是一种变态。”


“我不明白,”大头气愤地答非所问,“她明明就是有了新男人,为什么还说那只是普通朋友,不和我坦白承认?”


我不说话。我明白答案是什么,却更知道什么不该说。


根据调查,失恋会经过三个阶段,震惊不可置信、伤心企图挽回和气愤怒火攻心。熬过了这三道地狱,最后才能升华到冷漠的境界,对方的一举一动都不起一丝涟漪。


毕竟爱的反面不是恨,是根本不在乎。


我很清楚,因为我也曾哭着经历过。


现在的大头,在半年内达到第三阶段,老实说进度还不错。我估计再忍受3个月,他应该就能无为无治,立地成佛。


这样的情况大概再过了两季,在初夏来临前,大头恢复健身,秀出壮硕的二头肌,上衣越来越紧,布料越来越少。做重量训练的人都知道,随着肌肉变大,衣服就好像和身体变成两个正极或是两个负极,什么都会从身上弹开,根本穿不住。


等到进入蝉鸣的夏天,大头的心境和湛蓝天边的高积云一样,海阔天空、无边无际。他开始认识新的对象,纵横情场,气势不减当年。


不,比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这些女生,只有代号没有名字。


通常每隔一两个月,我都会收到大头传来的新照片,上面是一个陌生的女孩,他会问我:“怎么样?”


“这是谁?”一开始我还会反问。


“大眼妹/长腿妞/D罩杯/女老师。”他会以对方的特征或是职业来回复我,从来不重复,也不介绍我们认识。


“你能不能别糟蹋人家女孩子?”后来我也懒得问她们是谁,直接在看到照片后回这一句。


那天他发了一张对话截图,上面是一个女孩与他的聊天记录,对方的昵称是小护士。只见那个我不认识的白衣天使,害羞地和大头说自己对他很有好感,问他是个怎样的人。


“妹子啊,你太天真了,这种问题怎么能用问的呢?”我在心中暗暗感叹,眼前浮现一个画面,是小绵羊与大野狼在青葱草原上玩耍。


视线刷到下一行,大头贴给她一个链接,回答了三个字:“自己看。”


过了20分钟,那个女孩子传来眼冒爱心的贴图:“这真的是写你吗?!你好帅!”


我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立刻发讯息给大头:“链接是什么?”


他复制了网址回来,我一点开,赫然发现是我的那篇《做一颗星星,照亮想念的天空》。当时我正在边喝咖啡边化妆,刹那间把手上的饮料往桌上用力一放,化妆师的手一抖,把我的眉毛都画歪了。


古人说的柳眉倒竖,原来就是形容这种状况。


000.jpg


“你……无耻!”我在语音消息里大骂,“居然拿我的文字去把妹!”


“哇哈哈,这篇真是太好用了。”他得意扬扬地回复,“第一次把妹连话都不必说。”


“不准欺骗无知少女的肉体!信不信我把你的真名贴出来,诏告天下我不认识你!”


屏幕另一边的大头好一阵子没回复,过了很久,我开始有点担心。


“喂?你在吗?”


“好啦好啦!给你用就是了。人家小护士也成年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只拜托你做好安全措施总可以了吧?”


又过了好几分钟,只见屏幕上一直显示着输入中,仿佛修修改改了半天,大头下定决心才传了这段话过来。


“其实那天小护士说喝醉了,要我去餐厅接她。她一路上又哭又闹要和我回去,我没办法,只好把她先带回家,让她躺在我床上,我跑去睡沙发。”


“半夜她挤到我身边,我再也不能装睡,只好搂住只穿着内衣的小护士,和她说……”


   “说我不举。”我看到这里,一口咖啡差点喷出去。


“……你至于吗?干脆就吃了算了。”我叹了一口气回复他。


“你以为我不想?”大头飞快地传来这一行,“你以为我不想喜欢别人?你以为我想一个换一个?”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不是把这一辈子的感情都用光了,现在都只是敷衍;而我最讨厌敷衍,什么都没做就已经像对不起人家。”


“你说,我还有没有爱剩下,会不会有再喜欢别人的一天?”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基于道义,我这样告诉他:“当然会,你会再爱得轰轰烈烈,风云变色,让我以你为主角,写出一百篇故事。”


“一点可信度都没有,”仿佛能看到大头的表情,他的字里行间都在苦笑,“早就和你说过了,我最讨厌敷衍。”


敷衍是什么,敷衍是一个台阶,一个面子,让对方下台,因为你还有一点在乎他的感觉,但是又没有在乎到愿意为他改变自己的意愿。于是你说了一个禁不起推敲的谎,连仔细雕琢的功夫都懒得花。


但,虽然有点粗糙,这也是一种温柔,不是吗?


我想到了一个春天与一个冬天之前,气愤又伤心的大头握着手机问我,为什么他的前妻明明就是交了新男友,却不肯老实告诉他?


“那晚你说你不举,小护士相信了吗?”我问。


“我只是怕她伤心,不在乎她相不相信。”大头很潇洒地回答。


那就对了。当时我说不出口的,现在你都知道了。


她只是怕你伤心,不是要你相信。


图/文:穆熙妍,本文选自《见过爱情的人》,磨铁图书出品

000.jpg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