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离婚吧

000.jpg


01

前几天,我老公的同学来广州,电话里说,他心情不好,正在质疑人生,请了假,全中国游走,很起范儿。


晚上,老公陪酒回家,告诉我:这小子,三个老婆都离了……


无独有偶,次日在朋友圈看到一状态:


20多年未见的高中同学突然致电。

“XX啊,我XXX啊,今晚同学喝酒提到你啊……”这边正在使劲捋记忆,略慒逼,那边自顾自说,“你跟我们不一样啊,你是个有理想的人,有理想的人。我三婚了,那帮王八蛋全离了,跟我一样过得一塌糊涂,没什么追求……”


她评价说:中年之殇。


婚姻动荡,前途无光,时间似乎仿佛好像也不多了……简直是失败的最高级,简直是丧家之犬,简直是迷茫+无力+窝囊+绝望。


但我不觉得。


可能大家都注意到,以上两类人,都把人生的价值感,建立在了婚姻上。


合则赢,离则输。有婚姻则成功,无婚姻则失败。


这种二元对立的简单思维,当然不适于这个复杂而多元的社会。


有人虽然结婚了,但痛苦得更深。


有人虽然离婚了,却赢得了自由和尊严。


  • 假若婚姻中的两个人都在变,有人越来越恶毒,有人成天不洗澡,有人总是要出家,变得面目全非后,离婚是慈悲且智慧的选择。




02

有一封来信,里面描述了一场无性婚姻:女人和丈夫形如陌路,多年没有任何交流,性,语言,事务……都无半点联结。


家是一个冰窖,令人毛骨悚然。


印象最深的,是她谈到自己做手术,从病发,到检查,到自己签字,到上手术台,到打麻药,到做完手术,到痊愈出院,她都一个人,一声不吭,咬着牙,熬过全程,没有告诉丈夫,而她丈夫也对她的失踪原因没兴趣知晓。


后来,她在床边垃圾桶,发现用过的避孕套,什么话也没说,就当没看过一样,继续生活。


夜晚的时候,她偶尔起床上厕所,丈夫会说:“神经病!”然后继续睡。


她问她该怎么办?


这根本无须做选择。


尽管她还有其他现实的担心,但是我回复她的,只有四个字:必须离婚。


像这种木乃伊式的婚姻,除非你不把自己当人,那么,根本没有任何忍受的必要。


长此以往,你要么变成无欲无情的僵尸;要么导致抑郁症;要么积怨已久,得到出口后,疯狂宣泄,导致杀人或自杀。




03

还有一个案例,关于家暴的。


案例中的主人公说,他是有魅力的,很多女生希望和他在一起。但他打她,控制她,查看她的手机,每天强迫她做爱,不让她和同事之外的任何男人说话。


她敛气息声,一忍就是三年。


因为,在她每次要离婚时,男方就会跪下来,苦苦哀求。她一心软,又忍了下去。


在信件的末尾,她问:我要不要离开他?


当然要。


必须要。


不仅要离开,而且要报警。


因为,家暴已经涉及了人身伤害,不能这样姑息。


如果还停留,不论你以什么借口,只能说明,你是一个站着的奴隶,他是跪着的奴隶主。这种婚姻,就是你一生的奴隶生涯。而你已经习惯了、并热爱上了这种奴役。




04

并不是所有婚姻,都是有救的。


当两个人都有自省能力,也愿意为之努力,那么,满目疮痍的关系,或许会带来转机。


  • 如果做不到,各寻生路,不“拖死对方”,也是最大的理性。


在美国,有一半以上婚姻,是以离婚结束的,许多前卫的专家于是怀疑婚姻存在的必要。


中国的离婚率也在上升当中。


我倒认为婚姻还是可以存在的,毕竟,暂时找不到别的男女合作关系的替代品。


只是离婚应被视为婚姻的常态。


婚姻的本质,只是一份契约,建立之前,任何人都应明白,我们都可以毁约;执行期间,当合作不愉快,也缺乏处理方法,契约可以理性地解除,双方支付代价,各自恢复自由,重新寻找合作伙伴。


如果这种表述,让“爱情党”无法接受,那么,我换一个说法:


  • 我们寻找伴侣,不是为了互相杀戮,而是彼此亲密。


当两个灵魂不再适合共舞,成为彼此的眼中钉、肉中刺、山顶的巨石、岁月里的海水和火焰……那么,双手合十,感恩分手,也是最好的成长。


  • 作者周冲,知名美女作家,2015年离开体制,现为自由写作者。微信公众号:周冲的影像声色。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