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你的晚安,我睡不着

00.jpg


本科时代,成都妹子小喜是我们的校花。


小喜很白很嫩,扎一条马尾,说话前后鼻音不分,萌甜萌甜的。


小喜从小便喜欢写作,所以一入学就要应聘我们院学生会文学社的干事。一见小喜站到了文学社招聘的队伍里,呼呼啦啦队伍里多了二十多只雄性动物,很直的雄性动物。


你看,我们的眼睛都会长出腿,跟着爱的那个人跑。


跑的人里头,就有Rain崽。


01


Rain崽是有些像那位韩国明星Rain的,只是不如他高,但也是笑起来月亮一样弯弯的眉眼。


Rain崽是江苏男生,说不上帅,但很白,有点大小眼,内双,可爱的招风耳,烫着卷发,喜欢穿一身白色衬衫,脚上永远都是一双白鞋子,全身散发着一种阳光的气息。


小喜和Rain崽都如愿进了文学社,成了秉烛夜谈的伙伴。


Rain崽进文学社的动机不纯, 他最擅长的是玩极品飞车的单机游戏,所以,后来的秉烛夜谈就演变成了Rain崽给小喜炫耀车技,小喜给Rain崽讲爱丽丝•门罗的《你以为你是谁》。


Rain崽说:“我没以为我是谁啊,我是你男朋友。”


小喜像泄了气的小鬼一般,皱皱眉头:“男朋友?那让我思考一个周吧。”


一周之后,小喜和Rain崽就在一起了。


两个人不仅可以秉烛夜谈,还可以烛光晚餐,未来还会洞房花烛夜。


如果你偷看了他俩的聊天记录,你一定会觉得小喜变身为《唐伯虎点秋香》里的石榴姐躺在地上,求蹂躏。


Rain崽做白日梦,给小喜发短信:“我的梦想就是做一个财大气粗的人。”


很快,小喜的短信就回过来了:“你确定不是财大器粗?”


Rain崽快哭了:“那你确定我找的还是个黄花大姑娘吗?”


“我确定,我黄,我花,我大,我是姑娘。”


Rain崽就真的哭出来了,我被女流氓欺负了呀。


02


有一次Rain崽喝多了,打车回学校的路上吐得天翻地覆,说话也不利索,感觉脑子不太管用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旁边的小喜也觉得一阵头疼,有点发烧。


Rain崽摸了摸小喜的额头,前一秒钟还迷迷糊糊地说昏话,下一秒钟酒就醒了,就是这么神奇。


他说了句:“操,别吓唬我啊。”


结果,小喜和Rain崽让司机师傅直接掉头去医院了。


医院里的空调温度很低,Rain崽把外套扒下来盖在小喜的身上,只穿着一件背心。


1462370273982849.jpg


医生看Rain崽比小喜还紧张,劝他放松。


一向有礼貌有修养的Rain崽回了一句:“她是我女朋友,怎么放松?!”


小喜瞬间觉得,为了这个男人,放弃全天下也值了。


03


一年之后,小喜当上了文学社有史以来最漂亮的副社长。


学院提出要对文学社进行商业化运作,其实无非是找个企业给个几百块的赞助,在杂志的封底或者内页上放上人家的广告。


小喜辗转找到了一家妇科医院。


一进妇科医院的门,年轻的导医女孩就跑过来问小喜:“这位女士,请问是不孕不育方面、流产方面、月经不调方面、炎症方面,还是……”


小喜满脸的黑线。


见到了妇科医院一个管营销的陈副总,对方要求“真爱妇科医院,你我情同姐妹”这句话要印在杂志的封底。这一切,可以换来500块钱。


这“真爱”真他妈可恨。 


当然,学院的领导更可恨,因为领导没同意。领导说,我们又不是女子学院,干吗要跟妇科医院扯上关系。


结果,还需要小喜继续跑。


不过,你发现了没有?陷入爱情中的人,往往运气也会特别好。


第二天,小喜正一筹莫展甚至预谋一场坏脾气爆发之际,居然有商家主动跟小喜打电话,提出要给杂志社赞助2000块钱。


那商家卖的是按摩椅,专门针对中老年朋友。


小喜友情提示对方:“哥哥,我们是大学生的原创文学杂志,中老年不是我们的读者群,你确定要给我们赞助吗?”


对方非常笃定:“大学生的父母是中老年朋友嘛,没关系,慢慢培养大家的消费习惯。”


小喜颤颤巍巍地回答:“谢谢你,哥哥,太感谢你了。”


写得了妙手文章,拉得来大宗赞助,大三那年,小喜成为了学院文学社社长的不二人选。


可是,小喜却提出要离开学生会,离开文学社。


而那天,刚好是小喜的生日。


Rain崽叫来了一大堆朋友过来给女朋友过生日。


Rain崽颇为自豪地介绍:“这位是我的女神,我的爱人,我们文学社的社长大人,小喜女士。”


小喜笑了,举起酒杯说:“哈哈,从明天开始,我就不是社长了,来,干杯。”Rain崽看了她一眼:“那也是我的女神,我的爱人,来,干杯。”


这时候,小喜指着其中一个体态颇为丰腴的胖子说:“这位大哥好面善啊。”


Rain崽看了一眼,不假思索地说:“哦,我表哥。”


说了这句话,Rain崽就后悔了。


小喜想起来,一年前,就是这个丰腴的胖子拿着2000块钱说他们的按摩椅要赞助小喜的文学杂志。


 “你?是你?”小喜捏着Rain崽的脸,几乎是面贴面地问他。


“好啦,是我是我就是我。”


就在Rain崽以为小喜会翻脸生日喜剧变惨剧的时候,小喜一把抱住了Rain崽,呜呜地哭了。


原来,就在生日聚会之前的一个小时,那个满脸是痘的辅导员骚扰小喜,说如果她想继续在学生会里做文学社社长,就必须过自己这关。


辅导员伸出自己的脏手,去够小喜的手。


小喜白皙的脸上瞬间红了一大片,往那辅导员的裆部狠狠踢了一脚,转头就走了。


第二天,听说我们辅导员的那辆桑塔纳的四个轮胎全都撒了气。


第三天,听说我们辅导员从方便面里吃出了一只死老鼠。


第四天,听说我们辅导员的电话号码被发在了某个同性恋的论坛里,他被示好了一整天。


第五天,听说我们辅导员的信箱里的信全部都被清空了。


第六天,我们辅导员找到了Rain崽,给他认错,并表示下次不敢再犯了。


Rain崽瞪着无辜的大眼睛,问辅导员:“什么意思?”


辅导员的大脑袋跟点蒜一样,“没什么意思。”


Rain崽说:“那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辅导员低眉顺眼地说:“就是没什么意思的意思。”


Rain崽丢下一句“好吧,真没意思”之后,甩开步子离开了。


04


毕业之后,小喜跟着Rain崽去了江苏。Rain崽考上了老家江苏的公务员,小喜做了一个自由撰稿人。


幸运的是,我和小喜居然在出版社的作者群里相遇了。


我和小喜互加了微信,看她发在朋友圈里的自拍,合影里,小喜和Rain崽都笑得无比灿烂。


有一次,小喜把头靠在Rain崽肩头。


“要不我出去找份工作吧。”


“好啊。”一看Rain崽就是沉迷在正在玩的游戏里头了。


“我是说,我要出去找份工作帮你赚钱养家。”小喜一字一顿地说。


Rain崽停下了手里头的游戏,“小喜,你坐,我跟你讲啊,你坐直了,认真点。小喜,每个人都有自己该干的事,杨丽萍就该去跳舞生孩子的事情就交给那些凡夫俗子吧,金星就该去变性当男人这回事交给其他糙老爷们吧,你,小喜,就应该继续好好写东西,赚钱养家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那是一个极冷的冬天,他们住的小区没有集中供暖,房间里有点冷。


可是小喜一点也不冷,她深知,自己守着一个大暖男,迟早会烫着自己。


这世上,总会出现一个人,温暖你的现在,让你舍得丢弃所有的从前。


05


通过朋友的朋友的朋友,Rain崽联系上了一家靠谱的出版社。一个周之后,那家出版社的内容总监亲自给小喜打了电话,他们觉得找到了宝贝。


一年后,一本热气腾腾的样书,被送到了小喜的手上。


小喜新书的扉页上印了两句话:


我在寻找爱,所以找到你,

没有你的晚安,我睡不着。


小喜的书成了畅销书,小喜成为色艺俱佳的美女作家,而Rain崽也意外走红成了美男姐夫。


Rain崽说:“小喜,你扉页里用的可是我写给你的情话啊,要付给我版税的。”


小喜说:“早就付过了。”


“在哪里?”


“我就是版税啊。”


好姑娘,好小伙。我们会看到身边无数的好。


姑娘好看,世界好美,老子好穷。


可是,在这个好美好美的花花世界里,总会有一个好看的姑娘,爱上了一个穷小子。


而那个穷小子,也会因为她的爱,变得越来越好。


-作者-

小新,刑法学硕士、水瓶座怪咖,也是最会讲故事的深夜电台主播,被誉为 “城市上空最治愈系声音”。十二年来,近百万人跟他聊过心事。最新力作《没有你的晚安,我睡不着》已诚意上市。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