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诗和远方,我的钱包就开始慌张

00.jpg


漫长又慵懒的暑假开始了,又将有一大波学生朋友可以背上行囊去寻找诗和远方。

 

作为一个再无暑假的工作狗,突然很想写一写,自己大学期间积攒旅费的经历。

 

大学四年,我去过三个国家和十来个省份旅行,虽然去的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但是,旅行的每一分钱都是靠自己的双手挣来的。


希望这一篇算不上干货的碎碎念文章,可以给向往远方但又余额不足的你一些帮助,或者,打一点点鸡血也好。

 

曾经在北岛的《青灯》里读到一句话“一个人行走的范围,就是他的世界”,当时特别喜欢这句话,也特别想让自己的世界可以大一点。

 

但是作为一只余额不足的学生狗啊,一想到诗和远方,我的钱包就开始慌张。

 

怎么办呢?不想跟家里开口要钱,更不想欠债,那就,只好自己去挣钱咯。

 

大学期间,我挣钱的途径主要有两个,一是兼职,二是写稿。

 

兼职的话,当过助理导游、当过辅导班老师,当导游的时候在高速路口独自搭过车,当老师的时候在三尺讲台被学生气得流过泪。


这两段经历都没有特别长久,收入也较为微薄,但学到了不少东西,也提前体验到了成人世界的不易。

 

写稿是我大学四年的主要经济来源,在那个公众号还没兴起的时期,我写稿只有两种收入途径,一种是稿酬,一种是奖金。

 

稿酬的话,杂志为主,被选入文集算是偶尔的锦上添花。

 

杂志的交稿期一般都在月底,每个月的月底我都过得惨不忍睹,要上课,还要给好几本杂志交稿,像一天打了两份工,熬起夜来也是没个头。

 

但杂志有杂志的好,尤其是名气大一些的杂志,发表的文章很容易被其他杂志转载,有的文章热度高,甚至能被十几本杂志转载,而每一次转载,都会有稿费。


许多转载类的杂志,如果作者不主动联系,稿费的事就会糊弄过去。我反正脸皮厚,我没事就去报刊亭、去图书馆翻杂志找自己,还去一些期刊网站搜自己的文章名,经常有新的转载收获。

 

然后我记下一堆电话号码,开始客服般的电话讨债模式,人家一般都会给,虽然有的钱真的很少很少,但再少也是钱呀,买不了一张远行的机票,能买几公里路程也不错。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用超市里装饼干的那种纸箱,寄了整箱杂志回家,有20多斤,打包的快递大叔说“什么杂志这么好看?毕业了还寄回家,寄费都比杂志本身贵吧。”我说“嗯,挺好看的,都是我写的。”


至于奖金收入,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它并没有听起来那么高端。


1467983975572097.jpg


我那段时间为了攒旅行路费,简直化身小财迷,参加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文学赛,某某酒业的品牌故事大赛、某某景点的文化名人大赛,听名字就知道多无聊多冷门,所以,这种小比赛的奖金好赚,认真地做点功课,得个名次还是不难的。

 

有时怕被熟人发现略丢脸,我还给自己取了别的笔名,哈哈,具体叫什么我就不说了,毕竟每个奖项听起来都像一段黑历史。

 

虽然攒钱的过程回想起来偶有辛酸,但每次出去玩,真的都好开心啊。

 

我在与世隔绝的岛屿静候过日出和日落;我在飞机上鸟瞰过世界上最高的山峰;我骑着大象穿越过动画片般的原始森林;我乘着滑翔伞飞跃过油画般的山川河流……

 

我也不知道旅行的意义是什么,只是想去远方看一看而已,大概就是杨丽萍老师所说的“当一次生命的旁观者”吧,去看一棵树怎么生长,河水怎么流,白云怎么飘,甘露怎么凝结,花儿怎么开的。

 

现在的我,虽然想起诗和远方,心里还是忍不住会泛起波澜,但是,我不会再感到慌张了,因为在我最想看远方的年纪,我靠自己的双手,让自己不慌不忙地去看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要当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旅行也许再也不会成为我的终极梦想,但我一直会记得大学时那个默默积攒旅费的自己,那个夸张又可爱的小财迷,她去到了她想去的远方,我也活在我珍惜的当下,我们都是快乐的。

 

希望每一个向往诗和远方的你,都不要慌张,爱好和坚持终能带你到想去的地方。


作者:巫小诗,辞职写作的自由撰稿人,现实如山,而她浪漫如云。文章首发在微信公众号:巫小诗、作者微博@巫小诗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