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的人易散场,慢热的人最情长

00.jpg


徐小丹可能是我见过最慢热的人之一。我就和这样一个姑娘交了十年的朋友。

 

2006年秋天,新生入学的第一天,所有人都手舞足蹈地表演着自己的开朗和热情,希望尽快融入这个陌生又以为会熟悉的群体。只有她一个人坐在寝室的一个角落,看着我们叽叽喳喳。

 

我们讨论的时候,她就笑笑。

 

我们说,你怎么没话说啊。她竟然有些羞涩。

 

你说她内向也好,讷言也罢。她就是这样一个慢到让你遗忘的人。

 

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少有交集。

 

显然,她只是那只躲在一边刺探我们内心的小猫。心思细密如她,绝无坏心,也懂得分寸,后来,她说,友情、爱情,在一起时候的闹哄哄不如多日之后的相濡以沫。


熟知我的人,也知道,我偶尔会逢场作戏。但大多数时候,也是那个沉默不语的人。隔壁班的女生曾和我说:总觉得你友好又有距离,熟了才知是个逗逼。

 

而两个慢热的人在一起,一切不习惯也慢慢习惯。

 

起先,从寝室到教学楼,十多分钟的路,我们两个一路走,可以一言不发,从起点到终点,却从不尴尬。有人说,你们怎么一路都不说话。我们对视而笑。不说话的时候,我们知道对方的不爱说话,而下一次,又可以继续高高兴兴地走在身边。

 

感情这件事,如果要长久,就要火小久煮。

 

或许是在一起沉默久了,才知有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是多么不容易。

 

于是情投意合地便有了开始。只是一直到如今,也常常说着说着,会说不下去,然后,依旧可以安静地走一路。

 

经常有人问,两个慢热的人在一起一定很无聊吧。

 

我想说,很少秀闺蜜之情,不是不愿意秀,而是一切都理所当然的事,实在不值一提。

 

比如早已做了所有闺蜜该做的事,一起睡卧铺去旅行,一起吃一碗面,一起旅行睡同一张床。只觉得所有情感都是润物细无声一般地渗入,早就没有了任何大喜大悲,成为了似水流年而已。

 

两个慢热的人,在十年的友情岁月里徜徉,在彼此心中毫无芥蒂地越走越深。


1468243373507212.jpg

 

热闹的人易散场,慢热的人最情长。

 

慢热的人,是不容易在感情中大喜大悲的,他们从来不会在感情的路上,起先就冲刺,而是会在认定一个人之后,慢慢加速。他们用一生在直抵另一个人,也用一生在保护那个爱别人的自己。

 

热闹的人,为什么容易散场?

 

因为至始至终,他们的情绪占领了上风,他们并没有希望真心想了解你。他们只是负责这一份当下的热度,在一切物是人非之后,就可以全身而退。

 

慢热的人,为什么容易情长?

 

在继往开来的日子里,他想和你在一起,会看着彼此合适不合适。他们的每一步都顺其自然,他们的每一步都步步生辉,他们只会让你的感情岁月可回首,绝不让你流落四方,又无可奈何。

 

现在想来,好像真的是这样。

 

有一年,参加一个大型的酒会。席间有一个男孩子走过来。男孩子显得特别活泼,见谁都叫“姐”和“哥”,从一堆人游刃有余地跑到另一堆人,似乎和谁都有说不完的话。

 

场面上的事,大多会有些说不清,你也不知道是对是错,是好是坏。就看着他热络地跑到我们中间,热情地和我一道同去的朋友打招呼。

 

可能是第一次见我,于是和我朋友寒暄之后,就开始与我聊天。

 

他说:

 

第一次来,你可要多喝两杯!(我摇摇头,见谅,喝一杯就极限了)

 

我发现你长得特别像汤唯。

 

你是不是住在城西,我们以后可以多爬山。

 

其实,我已经明显有一种被交际的感觉。我没有说话,一直笑着。酒会就是这样,有人过来了,你就得招呼,觥筹交错间,都彬彬有礼又假装熟悉无比。

 

他和我说得高兴。还好,我已经没有了从前年轻时候的错觉。等到我这个年纪,就开始懂得一个道理。所有的场面,只会让你让你认识一些人,而并不会让你立刻拥有朋友。

 

而像男孩子这样的人,并非一定坏心。只是瞬间就像一壶水烫热你的身体,又会在抽丝剥茧后离去,不留下一丝足迹。

 

男孩走后,我朋友走了过来:聊得愉快吗?

 

我说,还好,就是初次见面。看得出,是个挺热情的人。

 

她说,戏演得太猛,生活就暴露得太明显。

 

我们散场的时候,男孩走在我们后头,他和另一个男孩子在闲聊,我和他打了个招呼。男孩子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歪了歪嘴,继续跟另一个男孩闲聊。

 

判若两人。

 

谈不上任何伤害。只是觉得当时自己的猜测得到了应证,又觉得略略有些寒心。所有对别人略有偏颇的预料,在狠狠敲上章之后,还是会难过。

 

热闹过后,就是一阵风静的荒凉,好像真的是这样。

 

热闹是用力气,而长情是用心血的。

 

所有的一切,力气是今时今日的事,而心血却是在你的命脉里,不停流转的一切。

 

我曾看到许灵子的一句话:速热的人易速冻,慢热的人最长情。

 

那时就觉得在缓缓而至的人生里,长情大概比热情重要许多。


而如今,更是在情感中,赴汤蹈火又小心翼翼,陈香四溢,又何愁一时之快,要知道,那开了一夜的昙花,到底是不如那些傲娇的四季的花啊……

 

感情也是,任何一段感情都是,或许真的是那一句,生活也是,感情也是,关键还是处得长。


-作者-

谢可慧,生于绍兴,85后,写字人,专栏作者,也写小说,但羞于出手,常自存。新浪微博:谢可慧的村庄,公众号:秋小愚。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