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鱼海棠:从前,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00.jpg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 

—— 《诗经》


等待了整整12年的国漫《大鱼海棠》终于上映了,上映之前,我就曾怀着满怀期待的心情在6月16号发过一篇关于它的影评文章《最爱你的人在身边,你却只想跟一条鱼谈恋爱》,当时读者们的刷屏式留言才让我知道:原来有那么多人在等它。


一晃十二载,它终究还是来了。


木心有诗《从前慢》,被改编成歌: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 马 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而现在,大家的步伐都太快太快了,

快到恋爱和分手都像速食的方便面一样。


上午,被一小学哥们拉去看了,顺便怀念了下童年,下午是和大学同学去看的,当然,他们和我都是同性(面无表情脸。


两次看完《大鱼海棠》,它里的很多人物,都让我有种穿越时空、回到过去那种“从前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人”的感觉,久久沉浸其中不能出来。



01.

执念的傻椿。


椿见到少年的时候,是在他和妹妹呐喊的悬崖边。


那时的她是一条鱼,也是一个短发的少女,只戴一个耳环,眼神里有男孩子一样的坚毅。


少女化鱼飞到人间的时候,母亲忍不住抽泣,隐隐担心,七日也许就是一生。


少年为救椿沉海,椿为救少年违背天规。



对着玻璃缸里的小鱼,椿的眼神里满是欣喜。


眼里看不到其他,甚至一意孤行。


看到水天崩裂,另一个小女孩失去至亲,椿才意识到,违背天规的代价,一命换一命。


海棠花瓣漫天,世界重回祥和,只有椿母亲的哭声不绝于耳。


鲲逡巡寻椿却不得,在平静的水天之间,鸣哀思,叫声犹为孤寂。


爱苦别离。


02.

稚子之湫。


白发的湫,不会花言巧语,还有点孩子气。


和她青梅竹马,推下一盆花,只为了引起她的注意。


就像未开窍的调皮男孩,表达关心的方式,是逗她,和她抬杠。


其实,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他眼里。


鹿神说,有一种药,能让人忘掉所有世间的美好痛苦,世人叫它“孟婆汤”。


湫说:“那还是给我来壶酒吧!”想忘却痛苦,却不想丢失美好。



“睡着了吗?”


“没。”


“冷吗?”


“不冷。”


“那就睡吧。”


每一句问话听起来都那么的平淡家常,还有些不解风情。


可只有湫才知道,每个字背后都有没说出口的千言万语。


湫转身,犹豫着伸出的双手又收了回来。


这可能是他和椿相伴的最后一晚,可是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下去。


强忍着泪水,因为悲伤全身颤抖,无法入眠。


当椿送走鲲,那个默默站在她背后的湫,燃尽自己,将海棠送上海天之门。


我会化作人间的风雨,

陪在你身边。


不懂表达,却奋不顾身,爱得像稚子一样勇敢纯粹。


03.

爷爷的爱情。


爷爷丿为了救湫,耗尽了最后的灵力,形容枯槁。


头顶却长出了新生的枝桠——“死是永生之门”。


比起年少之人的热血冲动,更多的是年迈知命的安详。


走出房间,伸进走廊的枝头栖息着红色的凤凰,是逝去的奶奶。


“老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吗?”


掌管百鸟的凤凰流下眼泪。


木门打开,爷爷站在窗前,白发拖地,一群喜鹊将地上的缕缕长发衔起。


长发化作山川间的河流,蔓延开去。


爷爷成了一棵水边的海棠。


当椿的选择遇到阻力,海棠树燃起熊熊大火,凤凰见火光即刻展翅而来。


有些情愫,


至死不渝,且生生不息。



生死轮回,别离和重聚。


“大鱼在梦境的缝隙里游过,凝望你沉睡的轮廓。”


分别的人,未必不能再见。

也许会化成鱼,游到梦里看你。

也许成一阵风,忽而在身边旋转而起。

也许只是一个对望的默契,不再见仍留在心里。



木心有诗《从前慢》,被改编成歌,刘欢唱过。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 马 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人家都懂了”


从前的时光很慢,一生只能爱一个人。



那些关于相守生生世世的美好誓言,不是套路,不计较付出,不求回报。


也不是一句对谁都可以说的我爱你。


也许只是最简单的——


“你来了啊。”

“嗯,我一直在这里。”


大鱼海棠

我们会重聚的,无论变成什么摸样


插图  《大鱼海棠》


作者:安如之,微信:深度,即将到工地报道搬砖的工科男,立志成为一个可以写点文字的建筑师,新书计划在2016年秋冬季推出。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