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彭麻麻的御用设计师,却依然只想无用清贫过一生

她被称为“中国第一个品牌设计师“

也是国内登上法国巴黎定制时装周的第一人

本可以成就一个价值千万的商业传奇

却把这一切的名利统统放下




布衣青衫,素面朝天

从貌不惊人的贫民社会的草根

到国母的御用设计师

她用极简的奢华,让中国风征服全世界



马克,一个被称为“国家裁缝”的女人,却和时代的潮流格格不入,行事风格像一个藏于朝堂的隐士,不沾烟火,追求一种身心陶冶的返璞归真。


她经常说“我不在服装圈里混,也不在艺术圈里混,我不属于任何圈子



几乎每年的时装周,都能看到中国元素的影子

在设计界甚至有一个观点

没有中国元素,就没有贵气

中式风格的魅力可见一斑



平日她有着和自己身份不相匹配的低调

麻衣长辫,清淡如水的装束

这也正是她贯彻如一的设计理念和宗旨



▲马可纯手工打造“无用家园”


位于北京的马克的工作室

他取名”无用“将她对生活的理念融入其中



▲无用家园内绝大部分出品为无用原创


木桌、木椅、麻布衣服,陈列于灰白相间的室内

旁人很难把这朴素的工作室

与”国家裁缝“的名字联系在一起



▲做无用的重要原因就是呼唤大众回归家庭



▲无用生活空间厨房及餐区


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教师

骨子里透出的清高

让她显得于时尚潮流格格不入



刺绣、盘扣、青花瓷印花、中国红

中国风的衣服在彭妈妈的身上

淋漓尽致的诠释了女性的知性、高贵、优雅

2013年几乎一夜之间“丽媛style”

如一阵狂风平地而起,马可也因此走上“神坛”




彭丽媛的着装亮相后,马可得到了“国家裁缝”的美称

若以物质开发来说,这不异天赐良机

但她很快宣布了一次“关闭”。她告诉别人

这样的定制只有这一个,以后也不会有第二个。


▲马可一向低调,在公开版面中从不露正脸


人们都说他是一个反潮流,反商业的设计师

她开店售衣,不打折,不促销,甚至不准店员推销

反对一切时尚消费文化



▲无用空间展览的是湖南滩头木板年画


而,最吸引马克的恰恰是传统文化中

回归最简单生活的简单和本真



虽然,她曾经亲手创办时尚品牌“例外”

风靡全球,甚至首要参加巴黎时装周

在巴黎小皇宫马可只身一人

带着织布机、纺纱女和一个静谧古老的中国

站到世界时潮流的最面前



但其实在内心深处她始终放不下的却是

在偏远的中国农村

即将消失的那些传统的工艺



商人都在想的如何把自己的品牌做大

她想做小,做精

厌倦了之前,让她成名的流水线成衣

她只想一针一线作出真正的衣裳



于是她抛却闹市的喧哗

只身一人跑到偏远的西南山区

从纺纱、织布、染色,裁剪、设计,制作

重新的一步步学起



看老人绣花,她可以蹲在旁边旁若无人的看

一蹲几个小时,然后自己拿着学



手造之物中最深的关怀与感动

是衣服中能表现出的内在精神气质和匠心

老一辈手工艺人敬天、惜物、爱人

不仅有岁月留下的温厚,还带有情感




从无限制贪婪的欲望中解脱出来

真正回归到平和自然,懂得感恩满足

会发现过很简单的生活就才是幸福



村里人问马可:不在大城市待着,来这里做什么

这些东西都没人用了,没用啦!



她却对“无用”有着自己的认识

让人从一种浮躁的、压力很大的生活中沉静下来

哪怕只有短短半个小时回归内心

如果这样的话,目的已经达到了




十年前的探索是孤独的,因为那时做“无用”

周围没人赞成,大家都觉得奇怪

而最近五年开始,手工制作被人们重视的程度

已经有了一个很大的提升



“许多手艺人,这次去探访他

他还好好的,下次去他就没了”



经历了这些,马可觉得自己没办法做一个独善其身的艺术家:“我不能对这些人漠不关心,不能对中国手工艺的没落和消亡漠不关心,不能对这些贫困和痛苦漠不关心。




于是他在珠海建了一个工作室

从山区请来了一些女红艺人

设计从手织布的纹样开始、到手工缝制再到染色

需要等一个相当周期才能拿到手



在她那里没有批量生产这个概念

都是一针一线现做的

她不想迁就市场,不想迎合大众



我们既使不能过于任性

但是稍微活出一点态度、一点真实和个性

到头来人生的质量也许会完全不一样





不做过度的设计,仅恰如其分地表达,不过分地刺激人们的感官欲望而企图引发更多的盲目消费,以期更大的商业利益——这是马可给设计师的责任和道德定位。


她认为设计师在社会上承担着社会良知的角色,理应诚实正直,不应为利益、名誉出卖灵魂。



”无用“第一场名为《土地》的发布会反响强烈

世界各地的艺术馆、美术馆

纷纷向她伸出橄榄枝,邀请她前往策展



“土地”大获成功,首次露面的“无用”被伦敦 博物馆收藏。这在中国是破天荒的事情,那一刻艺术之门一下打开了,她踏一脚进去就行了。”


但马可的“这只脚”却始终在犹豫。她说,她最不愿意和人争抢,她是那种“从小就经常挤不上公共汽车”的人。“


我就是这种习惯性的让别人,做艺术家就不想跟人竞争,更自由。”



马可说:“这是一件要花费巨大精力的事,既然要做手工,就真的要沉下去,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





在乡下的生活经验让她懂得:“你能感受到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已经不是一件物品,而是一种感情,甚至是家族的寄托。”这大概就是手工艺术说的物道吧!



它会成长,有其命运

创作者投入的心力,赋予的生命

也会随时间延展



今她仍然在珠海过着属于她的“隐居”式生活,追求一种近乎物我两忘的美妙化境,过得十分的哲思。人为什么活着——关于这个问题,马可从9岁时就开始寻找答案。


到了不惑之年,她蓦地发现,对此问题的探索过程即“我们的整个人生”。


来源:创意社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