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是租来的,可生活不是


最近热播《欢乐颂》,陈新发消息给我:“快看快看,跟我们当年好像!”


我们当年,也是一块儿租房子的,三室两厅,四个女孩住着,各种小闹剧和小欢乐,每每回忆起来都觉得甜美如初。


01


第一次打交道,陈新就被我放了鸽子。


陈新来看房,定下了西卧室,许诺第二天就来签协议,房租一月一交。作为二房东,我对协议不太满意,但急于转租,就答应了。


没想到,当晚另一个女孩冰冰也来看房,我昧着良心打开了西卧室,冰冰一看很喜欢,立刻交了半年的房租,把西卧室拿下了。


我的内心非常矛盾,一会儿高兴房子顺利转手,一会儿又发愁怎么跟陈新解释,最后心一横,反正又没签协议,她也没什么损失,再说了,我刚把家底都交给房东,不赶紧多收回点房租,怎么过日子啊。


第二天,陈新兴高采烈地给我打电话,我结结巴巴地告诉她,房子租出去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陈新在电话里哇哇大哭。


天哪,要是知道租房这件事儿对她来说这么重要,我说什么也给她留着呀。


陈新把我骂了半天,我才听明白,原来她为了搬到外面住,刚把爸妈都得罪了,现在拉着行李流落街头。


我懊悔得没有办法,就说:“主卧很宽敞,我一个人住着……”


我还没说完,陈新已经决定:“我住你屋里!”这一住,就是两年。


后来,陈新老拿这事儿说话,动不动就是:“你得让着我,谁让你一开始放我鸽子的。”


我问她,你就这么愿意在外面租房子住?


陈新说,那当然了,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哪怕是租来的,我也高兴。


我提醒陈新,是半间。


02


除了陈新和冰冰,和我们一起住的,还有一个叫大纯。


说起来,我最爱大纯了,因为大纯对全城的美食都了如指掌,而且她很勤快,经常一边拖地一边嚷着减肥。


能在干活中得到乐趣,我觉得这是很大的美德。


大纯还喜欢绿植,有好几盆漂亮的小盆栽。


大纯的盆栽像极了大纯,只要给点阳光,就能灿烂生长。


阳台上的一抹绿色,是大纯写给世界的情诗。


那情诗写着:春天从未走远。


大纯唯一的缺点是爱忘记带钥匙,幸好我上班的地方比较近,大纯在我办公室的窗户底下一喊,我就能把钥匙扔给她。


这一情节有点像电影《美丽人生》里那段“玛丽亚,钥匙!”——我们的合租生活也自带《美丽人生》开头那样欢快的背景乐。


或许这是因为,我们的生活和电影的主题相同:无论生活多么廉价,都要过得有滋有味。


03


冰冰很擅长穿衣打扮,讲起来头头是道。


我曾作为一个不会搭配衣服的经典案例被冰冰说教了半天,期间还夹杂着在她的指派下一次又一次地试衣服。


看我不耐烦的神情,冰冰告诉我,对一个认真生活的人来说,每一道衣服褶子应该在哪里,都是很重要的。


000.jpg


陈新则注重养生,立志要活得长长久久。


陈新的养生学差不多是一门玄学,在她的观念里,人体充满了各种神秘的甬道和暗门,湿气和寒气流窜过来,流窜过去。


有一回我感冒,好几天不见好。陈新说我体内有寒气。


我对此不屑一顾,病毒和寒气有毛关系。


陈新劝我喝姜汤,我嗯嗯啊啊答应着,仍旧我行我素。


她终于看不下去了,熬了一大碗姜汤盯着我喝掉。


姜汤里放了很多红糖,这让虚弱的我看起来像个产妇,而陈新像个蛮不讲理的霸气婆婆。


喝下姜汤的当天,感冒就好了大半。


陈新又有了胜利的法宝:“你别不听我的话,上回我让你喝姜汤……”


冰冰工资不算高,可她攒钱买了一整套专业的美甲机器。


忙完一天的工作,她们对一格格的色彩精挑细选,然后你帮我涂,我帮你涂,排队等着烤指甲的情形历历在目。


我猜,如果让冰冰来说,这应该是:无论生活怎样苟延残喘,指甲涂得好不好看都是很重要的事。


她们对待生活认真的态度常常让我感动。


04


每一个认真生活的人,都值得被认真对待。


一转眼,那三个和我一起享受过岁月静好的姑娘,已经有两个觅得良人,日子过得平稳踏实。有时候我想,无论是谁遇到这样几个单纯快乐的姑娘,都会感到幸福吧。


陈新考取了中级营养师证,普及养生知识更加有底气了。她遇见我,还是要埋怨我太瘦,担心我会被大风刮跑。


冰冰已经结婚生子,每隔一段时间就曝出唯美写真,各式各样的亲子装穿得时尚有范。


大纯事业连连高升,并在寻爱的道路上越挫越勇,用微笑融化一切刀山火海。


而我,虽然是一个恋旧的人,却也被时光裹挟向前,没有像慵懒的泥沙那样沉积下来。


青春是一列刹车失灵的火车,不顾一切地呼啸驰骋。


我以为当我回忆这段合租生活的时候,我会更多地想起在没有暖气的寒冬里,马桶箱里的水冻得结结实实,或者是想起下水管道轮番漏水,楼下的老婆婆随时都能冲杀上来理论一番。


结果回头一看,当时的痛苦早已烟消云散。


真正在记忆中闪亮的,反而是冬天在客厅用电磁炉煮的热气腾腾的火锅。


就像《六人行》演的那样,年轻人住在一起,很快就能找到自己在生活中的角色,然后一本正经的参演。


有人会负责往锅里添菜,有人会眼巴巴问:“熟了吗?能吃了吗?”


那一刻,满怀期待的我们全是生活的宠儿。


虽然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


冰冰说,我们永远都没理由活得潦草。


作者:摆渡人,非典型性写作爱好者,资深幻想家,自由撰稿人。微博@我就是那个摆渡人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