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此需要,愿意到老,就是天造地设的难得

000.jpg


01


我一直相信一句话,一个女人幸福还是不幸福,其实都写在脸上。


岁月会在一个人身上生长出枝桠,生出纹理,也会给它一张独一无二的脸。你的脸上,有你走过的路,你看过的风景,你爱过的人和被爱的感觉。


只说一个小故事,有春暖花开的感觉。我终于知道,有一种幸运,叫嫁对了人。


02


前段时间,去H城参加一个书友会。那天人很多,微微下降的天色,预示着一场大雨,可是谁都没有离去。


坐在我身边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穿着长长的线衫,嘴中啄着口红。她坐下的那一刻,就自我介绍。叫她苏姐。


书友会谁都没有出声,意料中的陈述和互动,以及意料中的那一场雨,在结束后,如期而至。


出门前,老陈就和我抱歉,因为今天加班的缘故,可能需要我自己回家。H城的交通一直是个问题,尤其是到了下班时间,整个城市就像是一个饱腹的胃,所有的车子都在蠕动,并消化不良。所以,我讨厌公交。但这样的时刻,既然一切尘埃落定,也不得不做一个懂事的女人,高兴地说:好。


苏姐问我:怎么回去?


我说,坐公交吧。


苏姐说:我在城东,不介意的话,坐我们的车。


城东正好是老陈所在单位的方向。倒不是因为安全的缘故,只是不熟悉,平白无故地坐别人的车,心里总是过意不去。


苏姐一手拉着我,一手往楼下奔去:走吧走吧,我先生已经等着了。


03


下楼的时候,她的先生老徐的车子已经停在路边了。


后来我才知道,老徐把车停在附近停车场,坐在车上,整整等了苏姐两个半小时。


在这儿呢!老徐摇下窗叫苏姐。


这是老徐。我的先生。这是小愚,我刚认识的,和我们一路。老徐和我微微点了点头。


帮你把后备箱的鞋子、裤子都放在车上了,好像有点脏,我刚才简单用纸巾擦了一下。老徐似乎已经习惯了做这一切,苏姐呢,一边换鞋子,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老徐撒娇。


老徐摇摇头,宠溺地笑了:没个正经。




04


苏姐今年50多岁,刚刚退休两年多。他的先生早年从商,50岁那年,在企业最好的时候,从董事长的位置急流勇退,全权交给了他的弟弟。用他的话说,企业不大,但这些年赚的钱足够他们后半辈子不至于活得太辛苦。


老徐说,还不是为了孩子,孩子高二那年,老苏的母亲去世了,家里没了人可以收留我孩子的去处,也没人给她做饭。想想马上要高考,家里没个照应的人。她呢,不会做饭,另外还有她的生活,比如要上班,要看书,也喜欢参加派对。我思来想去,还是牺牲我吧。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一个男人说,为了家庭牺牲自己的事业,并且义无反顾。


说句土的,赚钱这件事从来没有尽头,它的尽头在你的手中,壮士扼腕,放下了也就放下了。老徐说得朴实,一字一顿都格外清晰。


你是不是又想告诉人家,我们是青梅竹马。苏姐红着脸说,每次都是这些话。


时光真是件好东西。对世事洗练之后,倒是对许多人和事显得坦然,可以放开了说,也能尽情说。


难道不是吗?老徐说。我们小时候住得很近,我见过她被她父亲打哭的样子,也见过她蓬头垢面的模样。没有人比我更适合了。


05


相爱的人,从来不知道秀恩爱这回事,他们之间随意的一句话,你觉得就是他们生活的真实形式。


你也没个正经。苏姐拍打着老徐前座的后背,老徐勾了勾肩,后视镜的笑容,真是打情骂俏的模样。


恩,小时候我们住得很近,有时候还一起放学回家。后来因为拆迁,搬走了。然后,有一次在同学的婚礼上,又相见了。你也知道,从前哪是现在,现在小学生都是人手一部手机,那时毕业后,可能真的一辈子都不会见面了。苏姐说到这一段有点动情。


我忽然觉得我要感谢这个时代,让我和老陈不至于失散。像老陈这样,性格孤僻到极点,几乎没什么朋友的人,除了电话里还能结结巴巴表白,叫他来参加聚会的人一定少之又少。如果非得让我去和他示好,我可做不到。


我这个人缺点也明显,做饭水平太差,也不会打扫卫生,待家里也不合适。他也原谅我,从前,企业刚起步的时候,每个周末,无论多忙,他都会骑着自行车回来帮我烧饭,然后再出去应酬。有些事就是天生弱项,改也改不了。苏姐说。


哼,想到这,我就笑了。我身上最大的缺点也是这个了,并好像一副"我弱我有理"的样子。


先生老陈短信问我,有没有上车?外面的雨下得紧,打得车窗噼里啪啦地晃着。


06


我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读读书。苏姐说。


有些女人天生就不只是为了家庭而生的,她们有她们的世界,而幸运的是,她们也有她们的宠爱。


我很喜欢民国张充和的一段诗歌:记取武陵溪畔路,春风何限根芽,人间装点自由他,愿为波底蝶,随意到天涯。描就春痕无著处,最怜泡影身家。试将飞盖约残花,轻绡都是泪,和雾落平沙。


她是著名的诗词家和昆曲家,无人否认。和傅汉斯——这个她口中"单纯的好人"组建家庭后,依旧可以唱《游园惊梦》,依旧可以有她的书画展,依旧流传下她的书。而她是傅汉斯最爱的人。


身为名人,我们常人无法与她相比的,但身为女人,你最好的事,是你结婚之后,你的爱人,愿意爱着你爱的一切,而你也不必为了家庭然后迫不得已地放弃。


苏姐翻开笔记本,上面有她刚列的书单,她问我,有没有好书推荐,等下就要让老徐去网上购买。


她是个电子盲,你看她的手机就知道了,只会用老年机。电脑也不会用,电视机除了会开关换频道也什么都不会,其他电子产品也是。不过也好,这样她就更加需要我了。老徐笑得很大声,那种孩童式的样子。


苏姐装作特别难堪的样子:不理他,由着他去。


07


你爱着我的时候,我正好爱着你,就是幸运。


这件事我曾经与人讨论过。有人与我设定的是,假如这个男子没那么有钱?是不是也是嫁对人。


能不能足够爱你与有没有钱并没有足够的联系。因为有钱和没钱并没有足够的标准,而爱不爱你是有标准的,那就是,是不是让你觉得被爱着。


我一直觉得一个男人如果真的爱你,一定会爱着你的一切。你不是他的全世界,可他的全世界都是会给你的。面包和爱情,原谅和尊重,一个不少。




08


原本她退休了,我清闲了,孩子也读了大学。退休后,但她可忙了。


她想去旅行的时候,我给她买机票、订旅馆、提行李。


她说自驾游,我就开着车带她去,陪她去过许多个她想去的地方,上过许多图片的当,到了那里除了一片荒芜,以及人烟稀少,什么都没有。


刚才说的事,买书,是每个月的必做的事。


平时,她要出去活动,我就当司机,在外面等他。我不太喜欢热闹,从前也是,从前不过逢场作戏,现在终于回归了安静。


她最近还迷恋插花,那个学插花的地方极远,不过她喜欢就好了。


苏姐说:你又没什么兴趣爱好,和我一起多多外出不是挺好。


老徐咧了咧嘴:真的谢谢你噢。


我终于感觉到,那种发自内心的秀恩爱,其实真的不讨厌。


09


下雨天,原本一个小时的车程,被无限拉长。到达老陈单位的时候,老陈已经站在门口了,拿着伞,他请了2个小时的假。他见到我的第一句是:那么大的雨,真的不应该去参加活动啊。


老陈就是这样的,我常常活在他的责备中,但他又会无限地做许多体贴的事。


老陈留他们一起吃晚饭。席间细节不说了。


但苏姐说的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我见到你们两个,就觉得,仿佛看到我们年轻的时候。说真的,我不知道你们以后会不会如今天一样,结了婚依旧觉得还在恋爱。但我觉得他尊重你,并爱着你,就是嫁对了人。


什么是嫁对人?你们在最美的年华相遇,在最好的时间成长。在年轻的时候牵手,在老去的时候相依。


我记得老陈曾经和我说:有时也会想,两个人走的时间久一点,留谁一个人在世界,可能都不会太好过。


是,彼此需要,愿意到老,就是天造地设的难得。


作者:谢可慧,来源:秋小愚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