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有“交情”,再谈“交心”

000.jpg


01


昨天莲子在朋友圈里转发了一篇文章,大概讲的是毒舌不是幽默,而是没有修养。


我开玩笑说,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关注这么心灵鸡汤的内容了。


莲子撇撇嘴说,我是想转给大东看的。大东这个人就是这样,什么话都乱说。


上次我们一群人见面,走形式地拥抱过后,大东就发挥她毒舌的本事,念叨起了莲子:“几天不见腰围又增了几尺啊,你还在吃,不忌嘴还想瘦简直就是做梦。”


莲子有点微胖,对胖字本身就有些敏感。大东戳到了她的痛点。而让莲子更不能接受的,则是大东竟然是嘻嘻哈哈地说出这句话,丝毫不觉得伤害到了她。


彼时,我夹在其中,两头为难。


大东没有教养吗?并不是。要是换成其他人,她一准儿不会用这样的语气来说话。


整个事件的发生,都是因为,大东感觉她和莲子可以熟悉到随心所欲互乱评论。


莲子却觉得,两人的感情火候不到。


莲子和大东都是我的高中同学,我们差不多时间在高中入校的军训时认识,一次拉练的时候,我感冒了。


莲子入校之前有些身体问题,申请了免拉练。大东在之前的活动中崴了脚。


整个训练场口号连天的时候,我们成为彼此寂寞世界里唯一的稻草。


之后的日子里,瘸着的、虚着的和鼻涕不停的三个姑娘一起相伴去天台晒内衣、打饭、练步伐,把整个军训的回忆办成了“老弱病残”的夕阳红观光团。


02


你看,我回忆起我们三人的初识,并未感觉到随着时间产生的情感亲疏差别,依然觉得三方维持着那时熟稔的关系。


而在莲子的心里,却早已有了亲疏差别的定论。


幽默是一件有着很高要求的事情,要想做到体面得体太困难了。真正的大智慧如同百炼成钢,需要一颗体察人情的心和精准的经验总结。


而我们在相熟的人面前,却都忽视了自己“被碾压过”的智商,太想要强行假装幽默了。


要想避免这种看似“没教养”的毒舌,首先我们要学会做感情亲疏的判断,控制住这种“强行幽默”的亲密欲望。


1462354195975869.jpg


我之前有个老板,和我们这群混不吝的实习员工交谈时,时常是一副冷静慎言的样子。单位不大,扁平化管理,新晋员工出了问题,老板挂着“老好人”脸,从来不戳“痛点”,喜欢以结果为导向地告诉大家该怎么做,从不说越界的话。


我们一直以为他本性如此。直到有一次他带队做项目,到了外省后,他的一帮老朋友给我们接风。


他大口啃着西北大羊肉串,全程抛出了若干个干巴巴的笑点,喊着老朋友童年不堪的外号,毫不留情的揭穿摆架子的朋友是“装大尾巴狼”。


当感情到了一个份上,毒舌、玩笑是完全能开得起的。老板之所以为老板,大概一部分也是归功于懂得凭借感情的亲疏来决定毒舌的程度。


03


可能我天生也不是个太聪明的姑娘,常常有分不清亲疏远近的时候。


有时候认为自己和一个人感情颇深,就事无巨细地倾诉,让“交心”走在了“交情”前面。


我曾经认为亲密的插科打诨就能证明关系的亲密。后来才发现交浅言深无论对于言者,还是听者,都不是件太舒服的事。言者感受到了“热脸贴上冷屁股”,听者也在这种超越情感的亲热面前束手无策。


刚刚成为作者的时候,常常会被邀请进入一些作者的群。当时年纪还小,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泯然于人群”,于是时而在群里“抖机灵”,和谁都装作“假熟”。


看到别人在朋友圈里发“今天走楼梯摔了一跤”,我还能不假思索地跟着回复“哈哈,脑子进水了吧”!用《欢乐颂》里形容邱莹莹的那句话形容那时的我再合适不过了——“一根肠子通大脑”。


前面回复“脑子进水”的人,她们的底气来源于和作者之间真正的亲密关系,但对你而言,这种关系不成立,这样回复就显得不合时宜。


04


亲疏是语言的决定性因素。对于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我们自己心中都有一杆秤。


我常常听到一些刺耳的善意。在你考砸的时候数落你“不努力”,在你做错事的时候嘲笑你“没脑子”,在你开心时危言耸听“好景不长”。


这些情商不高的朋友,一直在不懈地用她们的方式表达着一厢情愿的关心。


我们会遇到,也可能成为这类不完美的朋友。因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来就虚无又无可琢磨,两个看上去势均力敌的人,可能在内心里正坐在一上一下的跷跷板上。


所以,被毒舌的时候不妨告诉对面的朋友自己不喜欢这种方式,用有效沟通与肢体语言让他知道自己的反感。


也要注意别做这种“没脑子的毒舌”,学会分析关系再讲话。如果对两人之间的情感没有确凿的自信,尽量先离“毒舌”远一些。


所有超越情感关系的语言都可能成为摧毁这段关系的危险暗号。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但具体是晓风微澜,还是波涛汹涌,都需要靠自己来拿捏。


作者:林一芙,医院里面玩过刀,剧组里面打过光,现握笔为生。比起写作,对吃抱有更大的热忱。公众号:豆猫读书,微博@林一芙。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