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很幸运,总是走在圆满自己的路上


我最佩服蕾拉小姐的地方,是她永远的得体,因为她没有太深的城府,也没有很强的欲望,所以她永远无所畏惧。别人是文艺少女为赋新词强说愁地去旅行,她是真的带着伤口去分开旅行,一点也不矫情。
 
第一次见蕾拉小姐,瘦瘦高高一只,面带微笑,坐在一个角落看我们工作,我有些纳闷,既没有经纪人的气势,也没有明星助理跑前跑后,只是淡然地杵在那里,也不主动跟人攀谈。临近结束的时候,我才忽然想到她是谁。
 
夏天一个傍晚,我们约了吃饭,她晃悠悠地来了,坐下给我看她的新纹身,我问她疼吗,她笑着摇头。那一刻,我觉得她比看上去瘦弱的样子要坚强。
 
后来我也像所有人一样,目睹了她受伤后独自踏上旅程,一走就是超过45万公里,她好像用旅行在赌气,在舔舐伤口,在修复内心,在完整自我。但绝对不是逃避,而是赌气看看自己能长成什么样,能不能一个人过得丰盛。


    
    
    
 △ 蕾拉旅行摄影作品。     

旅行这件事大概是从父亲身上学来的,蕾拉的爸爸虽然是个生意人,但骨子里是个典型文青,大学念哲学系,生活中会写文章作诗。
     
蕾拉上初中时,爸爸说要辞掉公司职务跟车队做一次环球旅行,妈妈为此和他吵得屋顶都快掀了。那是2000年,国内还鲜有gap year的概念,何况他还是个有家庭要负担的中年人。
 
虽然要上学不能跟父亲出远门,不过这整件事在蕾拉眼里无比地酷,不明觉厉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环球旅行到底是没有成行,父亲还是跟车队在国内走了一圈,花了大概半年时间,回来的时候抗了几大袋的胶卷。对摄影的喜爱也是父亲那个时候手把手把她培养起来的。
     
小时候做过的环球旅行梦,没想到是这样的契机开始实现的,虽然并不是童话里的桥段,可总归是上路了。每次出发都是冲动的,安排好一切就可以放肆去享受。
     
她在太阳升起前,跟女伴开着车跑160码去800公里外的缅因州看冰天雪地。曾经最怕冷的女孩,站在雪地里完成过去不可能尝试的挑战,甚至驾船破冰到冰山中。在挪威如愿以偿地见到极光,被惊艳地差点忘记呼吸。在帕劳的海底,她宛若一条美人鱼。
     
她在慕尼黑与当地人一起喝啤酒,在墨西哥与乐队一起弹吉他,她撑着雨伞走在哥本哈根街头,她与不同肤色的人擦肩而过。她变化头发的颜色,长发也被剪成短发,戴着太阳眼镜,坐在城市的高处大笑。
     
像爸爸一样的环球梦正在实现,“如果当年的我知道自己现在能够来去这么自由,一定会迫不及待想要长大吧。
     
    
    
    
       

待得最久的一次是2014年在美国,将近一年,蕾拉算是真正住下来了,像当地人那样去生活,连填各种表格的住址栏时,都很自然地填上她在纽约租的小公寓,出门旅行别人问哪儿来的,她会很顺口地回说纽约。这就是异地而居的感觉吧,很新鲜,有时候有异乡人的不适,但她很愿意面对各种尝试。
 
2015年的除夕,蕾拉在里约热内卢被持枪抢劫,所有证件、现金、卡、相机都丢了,而且国内过节没有办法马上补到证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真的特别惨。不过后来遇到当地的华人,帮了很大的忙,后来都成为很好的朋友。
     
旅途中交到朋友,大家会交换联系方式,也许能再见面的机会很少,每个人都有属于他们各自的地方,不过给彼此带来的记忆都是独一无二的。
 
独自旅行的时候,蕾拉很少和人交流,相比眼睛看到的,她更欣喜于内心的感受。她和自己说话,思考,每一次旅行回来后都能感觉到自己不一样了。
     
旅行不是逃避或救赎,这么说听上去太矫情。不过事实好像就是如此,旅行给了你陌生的环境,转移注意力的视线,还有不知不觉溜走的时间,这一切都很符合逃避的现实。不过能不能得到救赎,就要看你怎么在旅行中对待自己了。
 

花开有时,难免花落,她曾经离幸福那么近。人有一些经历也是好的,只要不沉溺在伤心事中,矫情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往前走可以更加通透。去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不在意外界的声音。猜疑铺天盖地时,她却在美美地、安安静静地、略带神秘地环游世界,笑容和姿态那么得体。

     

    
    

  


其实委屈也是有的,只是有人选择抱怨成为嫉世者,有人选择放手却走得更远。“其实我也一度怀疑过,这一次次的旅行除了集邮般地收集风景,到底有什么别的意义?所幸后来在脚步的积淀里为自己找到了答案。”


路上不断与自我对话,你是谁?为了什么而活?生命的意义又何在?答案就是:走过越多的地方,越不在意那些主流社会给强行界定的世俗财富和功名。生命的快乐并不来源于此,而找到自己的快乐,才是最重要也是最难的事。

 

在雪景中,她发了微博:“一直是个很怕冷的人,觉得冬天就是应该在屋子里过。如果没有踏出这一步,大概永远也不知道冰天雪地的世界可以这么美吧。”只有真的跨出那一步,才能海阔天空。就像中学时候读三毛的书,四海为家是件内心多么强大才能办到的事啊,还总能给自己找到乐子。遇到再难的事,最后也能云淡风轻地说出来,这就是一种得体。

 

经营自己的内心比经营外部世界重要的多,旅行的意义只有少量装在相机里,大部分装在脑子里,消化在情绪里。人的恋爱观确实会随着成长而改变,“对现在的我来说,最好的爱情是懂得分享和陪伴,绝对和占有无关。你一定要认清人都是独立个体这件事,并且学会享受和自己相处,然后才是与人相处。”在路途中的蕾拉小姐,只会更加相信爱。

 

我想之所以蕾拉姿态能那么好看,是因为她眼中有海,有高山,有一切我们到达不了的地方,我们抱着手机坐在家里,她却走在路上。能让蕾拉眼红的事情太少了,非要说一件的话,就是快乐。人活一遭哪有什么太大的任务,能把日子过得快乐就很难得了。

     


作者:祝小兔,前《时尚芭莎》文化版总监,图书策划人。已出版散文集《时光不老,我们不散》,《万物皆有欢喜处》。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