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我们爱的或许只是一种感觉

下载.gif


她单身了两年多,终于恋爱了。


他们是在一个社交软件上认识的,因为距离很近,彼此兴趣相同,两个人互加了好友,聊了将近一个礼拜,觉得彼此都不错,就约在周末见个面深入了解一下。


那天他穿了一件很显身材的白衬衫,离好远就向穿红色长裙的她挥手打招呼,笑得特别阳光大气,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清爽的感觉。他个子不算太高,但长得却很英俊,五官十分立体,面相有点维族小伙儿的味道。和社交软件上的自拍没有区别。


他们像大多数约会的男女那样一起吃了个饭,看了场电影,天色尚早,正当她在心里纠结着要不要为今天的约会画上句号各回各家时,他突然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让她上去,挤着一只眼睛很神秘地说要带她去个有趣的地方。


他们去了动植物公园,里面植物茂盛,品种繁多,空气特别好。他陪她漫步,看了许多种小动物。她说,算起来自己好像已经好几年没来过这个公园了,小时候大人经常带她来玩,很多展区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动物好像也没有以前多了。他就笑,又神秘兮兮地指着前方,说一定要带她去那里看看。


是新建的极地馆,里面不仅有企鹅、海象,还有一只北极熊。她简直惊呆了,之前只在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的纪录片里看过北极熊,却完全没想到这家伙的块头竟然这么大。她兴奋地凑近玻璃幕墙,瞪大眼睛看着真实的北极熊来来回回地散步,连它喘气的声音都听得见,回头又看见他在台阶上冲自己微笑。有阳光透过玻璃穹顶漏下来打在他英俊的脸上,有那么一刻她看得愣了神。


第四天晚上他叫她出去,她心里其实有点不高兴——哪有大晚上约女孩子的啊?


可嘀咕归嘀咕,她还是打车去了。


碰面后,他带她走了好一会儿,过马路时他搂着她肩膀护着她,忽闪着大眼睛说:“以后你可就是我对象了噢。”她心头一颤,竟突然有些害羞,忙故意转移话题问:“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又搞得这么神秘。”


他们猫腰沿着一条用青石板铺就的甬道穿过一片小树林。林子里有些暗,她抓着他突然伸给她的手,紧紧地跟在他身后,来到了伊通河边。河两岸的霓虹灯流光溢彩、绵延不绝,衬着城市的万家灯火,映着河面的粼粼慢流,安谧静好,美不胜收。


她却无暇赞叹,一颗心狂跳不止。他的手掌大而温暖,几乎把她冰冷的小手都包裹上了,让她觉得特别有安全感。


时值八月,有很多附近的居民在河边观景、聊天,跑步、遛狗,一派恬适惬意的景象。她走在河边围栏的石阶上,他在石阶下牵着她的手一直往前走,即便已经攥出了手汗,可谁也不舍得撒开。


他们沿着河边走了好久好久,恨不得把贯穿这座城市的整条河流的夜景一口气看完。两人有说有笑,谁都不觉得累。


九点一过,她说她得回家了,他就带她往方便打车的马路边移动。在路过一盏街灯时,他突然停下脚步,晃了晃牵在一起的手,调皮地说:“女朋友,你亲我一下好么?”然后闭上眼睛嘟起了嘴。


她被他逗笑了,然后上前快速地亲了他一下。他一脸沉醉,拽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刚走两步又叹了口气,语气一转,很认真地自言自语般说了句“真好,好久没恋爱了”。


她听后愣了一下。两人相视一笑。


他还做了很多让她感觉很甜蜜的事:他出了个谜语,她怎么也猜不出来,他就故意唉声叹气地说:“这年头,工资不涨,股票不涨,我对象的智商也不涨”;看电影时突穿插进来恐怖悬疑的戏份,她不敢看,他就搂着她,一手轻轻拍着她的头,一手挡着她的眼,在她耳边温柔地安抚道:“别怕别怕,很快就过去了”;她带他去吃一家超美味的热干面,他把自己那份拌好后,边跟她聊天边把她面前没拌的那份换走,行动特别自然,还把辣酱里面的大肉粒夹起来一口一口喂她;晚上牵手散步,行至人少处,他突然特别爷们儿地把她紧紧揽入怀中,狠狠地亲了她一顿,还轻轻在她脸蛋儿上咬了一口;他们在床上嬉笑摔跤,他一用力,没忍住放了个响屁,她立即特别夸张地弹开,捏着鼻子猛挥手掌,说他打不过就打不过,怎么还动用起“生化武器”,把他乐得前仰后合,跟个孩子似的;他搂着她吃“大脚板”雪糕,她说她不爱吃外面的瓜子仁巧克力脆皮,他就把脆皮都消灭,啃里面的雪糕瓤用嘴喂她吃;临近中秋,他提前半个月就说要选两盒上好的月饼去拜访老丈人和丈母娘,她害羞地抽打他肩膀,心却像抹了蜜一样……


0001.jpg


随着交往的时间越来越久,他发现她几乎从不主动联系自己,这跟他之前处过的女朋友完全不同——她们在恋爱时恨不得一天给他打十几个电话,无时无刻都想知道他的行踪。


可他转念一想,也许她就是那种比较被动的,或者很有安全感、不麻烦的女生——而且,女孩子嘛,矜持一点也是好的,不碍事。


但,他还是逐渐察觉出了其他一些不太对劲儿的地方来。


比如,她从来不记得两个人交往的纪念日;对他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困难也不是很关心;有时他心里不痛快,又不好发作,就故意不理她,她对他的“冷暴力攻击”也十分不敏感,完全像个置身事外的人——但只要他约她,她就会出来。

他总觉得这份恋爱好像缺少了点什么,又琢磨不清,无法用言语概括出来。反正心里有些不踏实。


这种“不踏实”在一个小细节中被引爆。某天他心血来潮,登陆了一下社交软件——跟她初次见面的当晚,他就把上面的交友资料都删掉了,想一门心思跟她相处,就再也没登陆过。


可不登不要紧,一登吓一跳!他发现她的最近登陆时间赫然显示为四十多分钟前,且近三十天内就登陆了十余次……


他的脑袋“嗡”了一下,瞬间涌过一万种不堪的可能,突然产生很强烈的被背叛了的感觉——那上面的帅哥美女实在太多了,他怎能不多想?


他要疯了,一刻也不想耽误,立即用装得很平静的语气打电话约她,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她面谈。


他红着眼眶,当面打开那个软件,指着她的最近登陆时间质问她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同时也在跟别的男人暧昧?她竟毫不慌张,拉着脸很平静地说没有,只是出于好奇,没事儿就登上去看一看,没跟任何人聊天,更没见面——然后一摊手,摆出一副“爱信不信”的表情。


虽然她解释得有点浮皮潦草,怎么听都透着几分敷衍的意味,但除了这些,他再也挖不出别的答案了——甚至,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她也当面登陆软件,让他检查收信箱,除了他们之前的对话,和三四个她没搭理的打招呼,再无可疑之处。


他不得不信了她——嗯,真正爱着的一方,总是特别容易相信。


有一天他们去看电影,一部古装历史戏,穿插着妻子背着夫君跟别人通奸的情节,看得他心潮澎湃、咬牙切齿。第二天下班后再见,两人饭后在文化广场散步,行至裸男雕塑下,他突然单膝下跪掏出戒指向她求婚,且目光坚定,表情认真,全然不顾行人侧目。


她一脸尴尬,竟慌得手忙脚乱,看样子很想赶紧拉他起身,又有貌似些不好意思上前,怕周围人真觉得两人有着怎样的关系,只好连声让他收起来,并给出“爱卿免礼平身”的手势。他却拗上了,一字一句地说:“你——不——表——态——我——就——不——起——来!”


“好好好,我表态,我表态!起来说话……”她皱着眉头把他拽起,假装没事儿似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拉着他绕道雕塑背面,让他把戒指揣起来,又吱唔了半天,只留给他一句“毕竟是婚姻大事,你给我点时间让我仔细考虑考虑”。


他隐约觉得不妙,又觉得不能在此等重要关头贸然发火,只好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学生似的撅着嘴,故作可爱地说:“那我可只给你一天时间。”


三天后,他们约在一家安静的小咖啡屋。她分外认真地说,虽然跟他相处得很愉快,但自己并不确定是否真的爱他——而且,即便他各方面都很好,但其实根本不是她内心真正喜欢的那种类型。她还说,自己一直为此感到迷惘困惑,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但又莫名其妙不舍拒绝他的热情……经过这三天的思考,她终于决定把这些最真实的想法都坦诚相告。


说完这些,她低下头盯着卡布奇诺的叶形拉花,两根食指来回抠着咖啡杯上的纹路,老实地等着他说些什么——她不敢再直视他,只因方才说话时,她清楚地看到眼泪在他猩红的眼眶里打转,表情从嘴角微微颤抖,发展到五官稍稍有些扭曲……


两人沉默了好几分钟,许是刚刚整理好情绪,他语气生硬地问:“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她似乎被吓了一跳,也没想到他憋了半天竟然问了这个,忙组织起语言,视线依旧躲避着他,答道:“嗯?我……比较喜欢肌肉男,痞一点,坏坏的那种……”然后又小心翼翼地跟了句“我的意思是……不是说你不好,而是……那种才是我的理想型,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他沉默了两秒,又问:“那你跟我在一起的这一个多月,有没有出去跟别的男人见面?”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就是你说的那种痞痞的、坏坏的男生。”


她叹了口气,然后看着他的眼睛,态度坚决地说:“真的没有。”


“哦。”他喝了口咖啡,一口气喝了大半杯,又伸出舌头迅速舔净嘴边的奶泡。

她刚想再说点什么,他又问:“难道你真的对我没感情吗?我对你那么好……就算我不是你的理想型,我们也可以慢慢培养嘛——正好我也打算下个月开始健身,练成你喜欢的肌肉男。”


他目光灼灼,一脸诚恳。


“这我承认,你是对我很好,我很感激你,但——你要是愿意……我们可以继续做很好的朋友。”


她看到他的眼神瞬间暗了下去。


“也就是说,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了?你不爱我,也不打算爱我,更不愿意跟我结婚?是吧?”他欲速加快,突然有些激动。


她害怕对方因为自己的言辞变得失控,就干脆低着头,一声不吭。明明一口都还没喝,杯子里的拉花竟然变了形。


“好,我明白了,”他语气突然又平静下来,“那咱今天就算正是分手吧。我是抱着结婚的目的跟你谈恋爱的,我玩不起,没法陪你继续耗着了……尊重你的意见,你说分还不分?”


她慢慢抬起头,发现他正襟危坐地看着自己,眼睛里似又闪动着一丝期待。

“结束也好。”她鼓起勇气说。说完又叹了口气。


“好!”他一只手用力地捏了两下另一只手的手指,然后愣愣地点了点头,又说了句“我买过单了,你多保重”,起身就往外走。


她没反应过来,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低声说了句“对不起”,也不知他听没听到。


他们再未联系。


她没有遇到理想中的肌肉痞子男,又过回了平静无澜的单身生活。她偶尔也会怀念那段相处,烦闷之时也曾一个人踏着青石板甬道,猫腰穿过那片小树林,去伊通河边走上半个钟头——甚至还独自去看过那头北极熊。


她总是回想起那许多次被他却认为“女朋友”时的奇妙心跳,回想起那许多个暖风拂面、灯火阑珊的夜晚——还有那时候,让她暗自感动好久好久的,他不经意间伸向她的手……


可她却几乎忘了他的样子。那张帅气的脸被她的记忆打磨得越来越模糊。


她也觉得自己“渣”,平白无故地伤了一个人的心。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始终无法想象自己该如何跟那样一个“只是还不错”的人共同经历柴米油盐的生活。


而自己爱着的,怀念着的,又到底是什么呢?是那种被人陪伴的感觉?被“男朋友”呵护着的满足?还是……那些容易让自己贪婪上瘾的甜蜜和感动?


后来她想了很久,也没能想出确切的答案。


有时候啊,我们爱的可能只是一种感觉,而不是那个人。


只是恰好有人在寂寞时为我们送来了陪伴的感觉,只是有人让我们尝到了不一样的新鲜刺激,只是我们内心太渴望被爱,下意识地把生活中平常的小事放大成了像模像样的浪漫和感动——而那个人,其实无论换成谁,都差不了多少。


嗯,你只是太久没恋爱了,才轻易把感动当成了喜欢,把路人当成了挚爱,以为自己正四平八稳地爱着,可回头细看时,却发现自己只是爱着爱情本身。


下次想清楚,别这样了。


作者:鹿满川,曾经的新闻工作者,现在是自由撰稿人。新书《此时此刻相爱的能力》热销中。微博:@鹿满川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