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就好,我就远远看着,不打扰



01

  


广州,一个热闹的城市,天气热,人多。这个城市本来和我没什么关系,除了一个朋友,微哥。


微哥是女生,我的发小儿,因为平时处事雷厉风行,做事靠谱利索,很大气,总是笑,笑的很大声,久而久之,我们就叫她微哥了。


那年,我们两个到北京读书:我考到军校,她考上警校,正因为她考到警校,给了我几乎每个周末去木樨地改善生活的机会。我们经常在木樨地附近吃着饭,那里的许多饭馆,都留下了我们的脚印。


她记得我不吃辣椒,总是笑着跟我说,身为一个南方男人竟然不吃辣椒;我反驳她说,身为一个南方姑娘居然这么胖。


那年,我19岁生日,生活不得志,在北京无依无靠,空有对未来的理想,却被现实摔打的头破血流。那个生日,我没有跟任何人说,微哥打电话给我,说,要不要聚聚。


我请了假,去了她的学校,那天晚上,我们在木樨地边上的一个小餐馆点了几个菜,她给我点了一瓶啤酒,那是我在北京第一瓶啤酒,外面已经天黑,车水马龙的马路上,路灯亮的很孤单。


微哥说,你闭上眼睛。


我说,好。


我闭上眼睛再睁开,桌子上放着一小块蛋糕,她说,过生日哪里能不吃蛋糕。

我愣住了,桌子上放着一块小蛋糕,忽然鼻子一酸,怕眼泪掉下来,然后赶紧说,这么小,你当我要饭呢?


微哥说,哎呀,你看,当年高中同学在北京的,就我来了,冲这个你是不是应该感动点。


我说,嗯嗯,就当我感动吧。


我喝完了酒瓶里的酒,晃晃悠悠的离开了木樨地,那时的北京已经入了春,偶尔能听到鸟叫,出门刹那,天已经黑了,离别时,我跟她说,抱一个然后再说再见?


微哥说,好啊。


转身我进了地铁,忽然眼泪夺眶而出,那时电话响了,父亲给我打电话,我不敢接电话,不敢告诉父亲我在学校过得不好,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等眼泪风干,才拨回去,跟父亲说,爸,我19啦,是个真男人了,不用担心,都很好。

北京的晚上,好冷。


上公交车后,微哥给我发了一条短信:龙哥啊,放心吧,太远不敢说,至少大学四年这四个生日,我都会陪着你过。


02

  


微哥实现了她的诺言,陪我过了四个生日,真的,整整四个生日。


大三那年,我因为参加英语演讲比赛认识了很多朋友,于是包了一个咖啡厅,和30多位朋友一起庆祝。


那天,那家咖啡厅里人来人往,却很少有人能让我直到今天都能记住,因为有些人不过是想来社交,一些人不过是想免费喝上一杯,仅此而已,本想12点庆祝生日,可到了十二点,因为许多人提前离场,十二点时,现场不过零零散散剩下几个人。


角落里,是一个人喝酒的微哥,十二点时,她走过来,说,尚龙,生日快乐!她拿着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一件衣服,上面写着一个“龙”字。


那时,一束光刚好打在她的脸上,我忽然发现,她喝得脸红,红的很真,真的很美。


一年后,我的事业突飞猛进,生日那天,我和一个有名的主持人一起办的,那天来了许多人,现场十分热闹,一直到两点,人才走的差不多,微哥一直在,快结束时,她才从凳子上走过来,看着精疲力尽的我,笑着说:尚龙,22咯。


我说,你怎么总是躲在那么远不来找我,我都没照顾好你。


她说,你照顾我干嘛,你好就好,我就远远看着你就好,不打扰。

 

那年,她大学毕业,而我,因为工作太忙,太久没有跟她吃过一顿饭,我喜欢过生日,因为过生日能给我一个放松的理由,最重要的是生日,能给我见到那些好久没机会见到朋友的借口。


那天,我喝得很高,坐在她旁边,许久,才问:为什么毕业不留在北京?


她笑着说:因为爸妈都在广州,在那里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已经决定要我啦,所以……毕业我就要过去咯。


我挤出微笑,说,那我以后去广州就有朋友玩儿了。


她说,姐以后也是广州人了,记得要经常来听到没!


我说,必须的,我会一个月去一次骚扰你的,对了广州在哪里?


那时,我还不知道广州和北京,是中国一南一北的距离。


她笑着说,不过不管在哪里,你的生日我都会给你打电话的。


我嘴上贱贱地说,哥以后会很忙的,你打电话是要预约我的经纪人的……说完这句话,我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不停地流下来,虽然嘴角一直在上扬。

 

微哥把手放在我身上,她说,龙哥,没事儿,又不是见不到了。至少,这四年,我没有食言,我看到你从痛苦变得一天天快乐了起来,至少,四个生日,我一次也没落下。

 

谢谢我的青春有了你。


我不喜欢离别,不喜欢分道扬镳的生活,那时天真的以为好朋友就应该到老还聚在一起,有着随叫随到的疯狂,可是,这是梦想,是乌托邦,而不是现实。


现实是残忍的,是要离别的,是要经历破碎的,幸运的是,或许,还能经历破镜重圆。

 

那年,我22了;那年,微哥离开北京了;那年后,我有四年没见过微哥,听说她过的安静而幸福着。


这些年,每年我的生日,她都会跟我打一个电话,听我这一年发生的变化。而我,时常在夜深人静时,会想起一无所有她陪伴的生日时的那句话:你好就好,我就不打扰了。


03

  


我和微哥4年没见,前几天,因为签售,路过广州,想到许久未联系的她,于是发了一条微信:我终于要去你的城市了。


她说,我夹道欢迎。


到广州当天已经是下午,我睡了一个小时,就要开始进学校签售,结束已经九点。晚上九点半还有一个在线分享,全部工作结束后,至少就十点半了。


我告诉了微哥行程,微哥问我,那你还有时间跟我见面吗?


我说,我完事估计十点半了,要不改天吧。


我是一个夜猫子,别说十点半,时常一点还在和朋友在外面谈的起兴,可是,为什么我要说改天呢。


因为,我知道微哥和长跑四年的男友,刚刚结婚,那种幸福,不是我们长期漂泊在外的人能所理解,既然不理解,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打扰,静静的看就好。


可是,她说,改天什么啊,无论多晚,我都等你。

 

那天晚上,她和老公手牵手九点半走到我住的宾馆楼下,我惊讶地发现,她瘦了,瘦得我快不认识了。


可是,来不及喧嚣,因为马上一场在线分享就要开始,我问她,你们怎么这么早啊?


她说,还不是想提前见你。


我说,那你们等我一小时,我做完马上下来。


她笑着说,别着急,安心做,我们去转转,到时候见。


于是我立刻跑上楼,疯子一样的打开电脑,一个小时后,又兴奋地跑下楼,却发现她和老公已经等在楼下。


我们去了最近的大排档,她点了一些烧烤,特意嘱咐别人别放辣椒,我说,不用,我已经开始吃辣椒了。


这么多年后,我已经开始吃辣椒,而她也变瘦了,时光最残忍,让许多容貌蜕变,让许多习惯变得无影无踪。


她又点了一扎啤酒,我听着她讲他们两个如何认识,这四年他们遇到了什么挫折,如何分分合合,什么时候领了结婚证,结了婚后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她聊着她的近况,聊着这四年的点滴,聊着工作的稳定,聊着爱情的甜蜜,聊着生活的幸运。


听着她讲,我忽然明白,时光也最甜蜜,能让很多感情升华发酵,变得更美好。


一会儿,桌子上的酒喝完了。


我安静地听着,时不时的笑着,有时开开玩笑,大多时间只是在笑,一直平静的笑。


吃完夜宵,她跟我一起走在路上,忽然,她说:我跟你讲了我这么多开心的事情,为什么你只是笑没反应。


我说,因为我都知道啊。

她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你别管我怎么知道,我就是知道。为你开心,为你的幸福开心。

她说,那你为什么这些年很少跟我联系啊?


我吸了一口气,看着广州这座繁华的不夜城,又看了一眼她,说:你好就好,我在远方看着,不打扰。


分别前,我问她,又好久见不到咯,要不要抱抱?


她笑着问老公,可以吗?

老公点点头。


我笑着张开双手,每次告别,就再用点心吧。


04

  


广州的夜很美,我想到了九年前北京的夜,不同的是,这段夜,不冷,又或者,一无所有却有朋友陪伴的日子里,从未冷过。


我忽然明白,真正的朋友,或许不是时刻联系着,也不是无止境的打扰麻烦,而是在安静的远方看着你好好的就行。


他们平时不会打扰,但他们知道你的动向,伤心你的难过,开心你的成绩,最重要的是,他们一直在,从未离开过。


无论你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

无论彼此相隔多远。

无论时光多么飞逝。


一些单纯的情谊,轻声的祝福,从来都在那里,静静地望着。


*作者:李尚龙,百万畅销书作家,中国优质新偶像,身份兼作家和导演。新书《你所谓的稳定,不过是浪费生命》热卖中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