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我的同类,我会带你进入我的圈子

0001.jpg


01


小美有一个我们谁都没有见过的前任。两人从恋爱到分手,我们都只是听说而已。


小美前任帅气多金,两人在一起时,经常喊小美去他住处约会,但从不带小美参加他的朋友聚会。在这段恋爱关系里,小美觉得是自己高攀了对方,便凡事看得分明,从不要求进入他的圈子,而他也基本不会在小美的圈子里露面。


记得有一次一个朋友结婚,小美一个人来出席婚礼,被问及“你不是有男朋友吗,怎么没陪你一起来?”时,小美尴尬地说,“他今天有事忙,没有时间来。”


这段若即若离的关系持续了半年后,小美的前任玩起了失踪。小美心知肚明,便主动提了分手,此后两人不再往来。


分手后,小美并没有为此消沉,反而像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一样,当谈起这段感情时,小美说,他身上的光环让我觉得自己很有分量,我很享受这段恋爱的过程。不过,真正爱你的人,会带你走进他的圈子。可惜他不爱我。”


02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像小美这样的灰姑娘,心中都有一个公主梦,渴望与王子遇见并相爱。但即使遇上了王子,灰姑娘还是会觉得一切都是运气所赐,习惯了待在平民圈子里的她,自知难以融入王子的圈子。


你不带我进入你的圈子,我便不怨,不争,也不必去努力。等到有一天,我们彻底没了联系,我只能感叹,你不爱我。


但这样的观念大错特错,最匹配的感情其实只存在于同一个圈子里的人。民国才女林徽因,集家世、美貌与才华于一身,从小随父亲出席外交活动,自然也能认识同圈子里的徐志摩、梁思成及金岳霖。当然,不是人人都像林徽因拥有这样得天独厚的运气。


既然我们无法决定出生时自己所待的圈子,那就通过后天的努力让自己进入想进的圈子呗。


洋洋是我很欣赏的一个姑娘,相貌平平,父母务农,但她一直都很努力,大学期间自主创业,毕业后和几个朋友开了自己的工作室,并拿到A轮融资,之后在一次创业者的活动交流中,认识了知名企业的一位帅气主管。洋洋很钦佩主管的博学多才,主管也很欣赏洋洋的独立能干。


主管对洋洋表白时说的话是“有些人说不出哪里好,但就是与众不同。我喜欢你,可能只是因为,你是我的同类。”


他们处在同一个圈子里,有很多共同的朋友与共同的话题,没过多久,便见了双方父母,如今拥有了一段稳定美好的婚姻生活。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个用圈子划分的社会:读书会、悍马社、游泳俱乐部、吃喝玩乐团……优秀的人、有钱人、共同兴趣的人都会划分进同一个圈子里,不管是以朋友的形式,还是以恋人的形式。


但如果不是同类,是很难会被划分进同一个圈子里的。


03


我很喜欢交志同道合的朋友,现实生活里我也加入了很多圈子,最有意义的圈子应该是有书共读。有书共读有很多读书群,群主每天会在各个读书群里推送早晚读拆书包,大多数时候,群里很安静,用群主的话说“不是不让大家说话,只是为了引导大家交流,给大家更好的读书氛围,所以要禁止闲聊”,我喜欢有书的群规。


我们是同类,我们自带默契,我们一起加入有书共读,我们守护着这份净土,不必言多。一旦交流,必定是思想火花的碰撞。


在这个圈子里,我认识了很多喜爱读书的书友,前几周跟大家一起在有书共读了杨绛的《走到人生边上》这本书,在有书圈还和很多书友一起讨论了杨绛与钱钟书的旷世情缘。


通过和有书共读的书友交流,我知道了一件关于杨绛和钱钟书的趣事,是说他两人曾有过读书比赛,比谁读的书多。大多数情况下,两人所读的册数不相上下。有一次,钱钟书和杨绛交流阅读心得:“一本书,第二遍再读,总会发现读第一遍时会有许多疏忽。最精彩的句子,要读几遍之后才会发现。”杨绛不以为然,说:“这是你的读法。我倒是更随性,好书多看几遍,不感兴趣的书则浏览一番即可。”


如此读读写写,嘻嘻闹闹,两人的婚姻生活充满了悠悠情趣,羡煞旁人。但根本原因,其实是因为,他们是一个圈子的同类。


04


曾经看过一个小故事,在一个主题为“创造财富”的论坛会上,发言人让每个人在纸上写下自己圈子里最熟悉的6个人,并写下他们每个人的月收入,然后算出月收入的平均数,这个数据便能反映你个人月收入的多少。测试的结果让所有人都惊叹。


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只有同类才有共同的圈子。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有书这几天也有一个“满百计划”,在4月20日至4月25日期间,共读群现有书友有邀请朋友加入你所在共读群的限时特权


真正爱你的人,会带你走进他的圈子,但前提是,你得是他的同类。


我在有书共读,我不介意拉你进群,带你走进我生活里最有意义的一个圈子。

但你必须喜欢读书或者想要读书,因为我选择你,是我把你认定为我的同类。

世界很大,幸好有你,接下来在有书陪伴成长的每一个日子,都是我们的,世界读书日。


*作者:封寒紫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