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不是自私,是你廉价的宽容

0001.jpg


生活中,有多人总是假借朋友的名义,或是套着近乎,让你帮这帮那,如果拒绝,他们会说,这点小忙对你来说又没什么,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小气啊?!对于这些人,十点君只想说一句,我们没那么熟,你的人生,请自己负责,好吗?关于这种状况,相信很多人都遇到过,十点君推荐大家阅读陶瓷兔子的这篇文章,看看作者是怎么说的吧~


前段时间出差时遇到了多年不见的好友T小姐,约饭聊天时想起之前在有人在同学群里说过一句有关她升职了的消息,“T总荣升了是不是要多请几顿饭?”我打趣她。


“请客是当然,你一天吃八顿都没问题”,她小鹿一般的眼睛一眨,烦恼地叹一口气,


“可是这话我也就跟你说说,跟别人说他们肯定说我矫情。我倒真宁可自己没升职,工资没翻番烦心事直线上升好几倍。”


她自嘲地看向我一笑,“我前段时间...干了一件得罪人的事,感觉一下子成了众夫所指了。”


她慢悠悠地补充一句,像当年一样,思索的时候习惯性的用手指绞着衣角,抬头看向我,眼神澄明像是秋日的湖,“他们都说我不善良不宽容,可是我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做错。”


年初的时候T小姐被提拔成了部门主管,恰好公司当时刚好接手了几个大项目,每个人都忙得焦头烂额,公司招了几个实习生来帮忙,有个小姑娘恰好被分到了T小姐直接负责的那个项目里。


“什么叫猪队友,就是这种感觉。”小T恨铁不成钢地叹一口气,


“你说文字功底不好配色审美不好是硬伤吧,标点符号全拼半角总也不能有问题吧。一开会各种抱怨客户要求高,进度不合理,可这是事实谁不知道啊,除了泼冷水,从来提不出任何有建设意义的建议。自己的工作做不完,下班的时候倒是比谁都跑得快...”


T小姐将她叫进办公室单独谈话了两次,每一次小姑娘的认错态度都无比的诚恳,可刚一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就立刻将她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依旧我行我素,连一点改变的行动都没有。


T小姐终于忍无可忍之后,决定要将小姑娘辞退。而小姑娘却在那个午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敲开了她办公室的门哭诉,


“现在就业形式这么困难,我还来实习了一个多月耽误了找工作,现在你们不要我了,让我怎么办?求求你让我留下来吧...”


“知道吗?我拒绝她之后,她就座位上嚎啕大哭了半个多小时”小T无奈地一耸肩,“真是好奇,同是女人,我身体里面为什么就没有她那么多水,当年失恋也没这样哭过。”


“原本想着她走了之后大家都能轻松一点,至少做好自己这份就行了不用再帮别人擦屁股。可是你知道公司里那些老大姐们背地里说我什么?”


她苦笑一声看向我摇摇头,“他们说我要烧新官上任的三把火,要拿实习生开刀立威,说我眼里容不得人,一点也不善良。”


当然,而最让T小姐郁闷的,还是在同学聚会上当她说起这件事,居然也立刻有人跳出来为那个实习生小姑娘抱不平。


“有谁一走出校园就是什么都懂的?你不耐心地教她居然还狠心的把人家赶走了,她万一找不到其他工作怎么办?不能太自私事事都站在自己的立场思考,要宽容他人的错误....”


事隔多日,T小姐复述起这段话时依然气的柳眉倒竖银牙咬碎,


“我又不是没给过她犯错的机会,同一批进来的实习生又不止她一个,为什么别人能学会就她不能。况且企业和员工本来就是双向选择,难道她来实习我就得为她负责一辈子,以她这种能力和态度能找到工作才见鬼呢好吧。”


“积极认错死不悔改,我为什么还要对这样的人宽容?”她抬头看向我,眼神灼灼。


02


我想起自己在跟维权骑士合作中遇到的一个小故事。


有天公号后台收到了一条留言:“我是XXX公号的小编,之前转载了一篇你的文章,因为没有找到作者的信息就暂时标成了自己的名字,非常抱歉。这两天被维权骑士找了,希望你能补给我一份授权讲一下同意我转载的事。”


我没有搭理,第二天,又收到来自这个人的留言,絮絮叨叨地说了一通自己在写作上头悬梁锥刺股的奋斗史,末了问我:


“你写了那么多篇应该也不在乎这一篇吧,跟维权骑士说一下放过我吧,我运营的是公司的公号,根本经不住删除文章并致歉这样的惩罚,看在我也这么努力又同是文字爱好者的份儿,别让我赔款了吧。”


我不禁为他可笑的逻辑感到可悲,硬生生的压制住想要痛批该人一顿的冲动,还是回复了一句:“侵权相关问题请与维权骑士直接沟通。”


没过几分钟就收到了那个人的回复,居然比我这个被侵了权冒了名的作者还要火冒三丈的样子。


“你这个人真是小肚鸡肠,只为自己维权都不考虑一下别人的生计吗?放我一马对你来说能怎么样,万一老板知道了我说不定连工作都要丢了。”


“你为什么就不能宽容一点呢?”他反问我,理直气壮的样子。


当时我只是把这当作了一个笑话讲给朋友听,而时隔多日,面对着T小姐有些愤懑又有些茫然的眼神,竟莫名其妙的又想起这一茬来,甚至有些后悔拉黑了那个人,不然,我或许还能问他一句:


“你凭什么要求我宽容?”


1447496184994820.jpg


我们的文化中有一个很奇特的存在,就是当你自己的权利和利益被侵害,而你要求对方做出改变或表达歉意时,会被反过来指责你“不够宽容”。


谁还没犯过什么错,你有本事就一辈子别犯错,他们理直气壮。


诚然,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个试错的过程,你我不能幸免。


有时我们幸运地得到了别人的谅解或是正好遇到了他人的疏忽,但比起永远上瘾似的依赖他人的同情心和被放过的运气,更应该做的,不就是让自己用行动去证明——“我是一个值得被原谅的人” 吗?


你证明不了自己,又凭借什么理由来讨要别人的宽容?


凭你起早贪黑但却一事无成?


凭你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冒着被解雇的风险肆意抄袭并且长达一年之久都没有试图寻找过原作者这样可歌可泣的冒险精神?


凭你连道歉都怀着目的的不情不愿?


凭“你弱你有理”?


我实在想不出任何一个说得通的理由。


T小姐带过从重度拖延症蜕变成每次第一个按时高效完成任务的实习生小朋友,我也遇到过删了文赔了款之后还专程来留言道歉诚恳认真的公号小编。


我们宽容,是因为遇到值得让我们宽容的人,而不应该仅仅是因为为舆论绑架和强弱站队。


任何一个社会都该有包容,但绝不意味着任何人可以打着“你应该宽容”的旗号来要挟他人。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是这个世界比因果循环更加动人的逻辑。


宽容本是无上的美德,并不应该被当作廉价的消费品随意浪费施舍。


它只应该被给与配得上它的人。这才是对这个词汇最好的尊重。


那些永远口口声声叫喊着“得饶人处且饶人”,“做人要宽容”等的人往往不明白宽容的真谛,他们将滥好人,将懦弱,将放纵,将伪善当作宽容,并且举着“宽容”的假旗号纵容无知和伤害横行。


比起那所谓的“自私”,这些廉价的宽容分明才更为可怕。


你不能解雇一锅汤里的那一颗老鼠屎,因为他为公司贡献了XX年的时间啊,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在公众场合随手乱扔,在文物古迹上随手乱划的熊孩子是不能够指责的,他们还是孩子啊你怎么一点也不善良。


人家都已经道过歉了,你怎么还能不依不饶要求赔偿呢?不应该立刻握手言和息事宁人吗?一点都不宽容。


XX对妻子实施家暴,可是他真的也挺不容易的,做人要互相理解,得饶人处且饶人。


宽容啊,多少纵容假汝之名横行。


*作者:陶瓷兔子,简书签约作者,简书@陶瓷兔子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