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坚持“能动手就尽量不花钱”的生活方式,活出属于自己的美好

“布艺创作,做的虽是可见之物,但事实上,也将眼睛看不见的东西缝了进去。那与技术无关,而是将心、将灵魂,将活在当下的自己,缝了进去。”

——早川由美



早川由美


早川由美,日本布作艺术家。1957年出生,26岁开始环游亚洲各国,并在旅途中创作布艺。1985年与丈夫小野哲平在日本爱知县常滑市山中展开农耕生活。1998年与丈夫及两个孩子移居到日本高知县谷相,在梯田里耕地、开辟果园,过上了自给自足的生活,成了真正的“播种人”。
         
           
农耕期间,她用草木染、泥染的布及从亚洲各地收集来的布品缝制衣物、创作布艺,在日本各地及海外展出作品。用过日子的态度做着东西,也用做东西的认真过着生活。          
           

许多年来,早川由美一直坚持着“能动手尽量不花钱”的生活方式,吃自己种的食物,穿自己缝的衣服。在这个用金钱衡量一切的时代,怎样的契机使早川萌生了布艺创作的念头?创作中的早川怎样找寻灵感?哪些元素是早川认为最为重要的东西?又是怎样的信念使早川坚持创作至今?现在,跟小编一起走进早川的工作室,轻抚她那充满生活气息的布艺作品,在拼接的布料里、在交错的针脚中一起找找答案吧。



麻质上衣与柿染的围裙



麻质雪裤与用立陶宛的麻布、土佐绸拼接缝制成的裙子



老挝的龙纹手织布



小时候,我几乎不买衣服。穿的都是别人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衣物。母亲、外婆、舅舅都会为我做衣服,连小内衣、帽子、运动服都是自己做。母亲很喜欢自己动手做,因此从毛衣到大衣,只要在时装书刊上看到喜欢的告诉她,她就一定会不辞辛劳地为我做出来。
         
即使破了,缝补一下还是可以继续穿好久好久。这四十年来,衣物已随处可以买到,不过在昭和三四十年,家家户户都还是这样亲手做衣服穿的。
         
收集来的零碎布料在母亲的缝纫机下,摇身一变成了洋娃娃的衣服。我现在也是一样,拿一大匹布,也不画纸样,用剪刀剪下大致形状缝起来就是。
         


不少人问我,为什么要自己做衣服。那是因为市面上找不到我中意的,于是只好自己做了。
         
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希望自己与家人可以不用去外面买衣服,过一种自制衣物的生活。生活不完全靠金钱,就得尽可能地自己动手做,种田,自制天然酵母面包、肥皂、味噌、浊酒、梅干、柿子醋、魔芋。
         
住在常滑的时候,附近全是陶工坊,于是经常会被拜托做雪裤。
         
做得多了,不免会萌生办展览的想法。

         
        
        
我学过染织,创作时一直都是用自己染织的布。后来旅居于亚洲各地时遇上了推广缅甸茶棉手织布、印度土布、泰国草木染手织拼布的公益组织,又看到了山区少数民族的布。见到的亚洲国家的手织布越多,我就越想用它们去创作美丽的布艺。旅途中遇到的人们身上各式各样的衣服也让我着迷。既便于工作,做工又十分简单。
         
缅甸、泰国的农民服装、围腰,尼泊尔的农民服装、背心,藏巴部落的长袍,苗族的短衣与僳僳族的长裤,越南、印度的传统长衫……亚洲人很适合穿和服一样有左右襟的衣服。
         
于是,我开始照着自己的风格来缝制衣服。正是那段旅行生活,让我有了这样以创作为生的想法。旅行期间所累积的、如拼布般多彩多姿的灵感在创作时倾泻而出。西藏的红、印度的红、旅行中的所见所闻,都成了我创作时的灵感源头。
         

         
做东西时,我会集中精神一心投入。
         
要把握住脑中出现的那个形象,就得心无旁骛、全神贯注。无论打扫还是煮饭、磨刀,或者种田都是如此。专心致志,事情就成功了一半。做东西时,我不会只做一两件,而是尽可能地做很多件。只有大量制作,才会愈做愈得心应手。
         
布艺创作很适合利用零碎的时间进行,短短三十分钟便能缝出一条围裙,在家做饭的间隙也可以缝制。
         

         
孩子们都长大后,一下子多出好多时间,可以做出很多东西。就算孩子年幼时,我也常让哲平帮忙照看,自己夜里在工作室缝制雪裤、做布艺。或许当时“啊!还想再多做一点”的想法一直影响我至今吧!
         
住在常滑时,学徒阿方为我搭了一个大约十三平方米的工作室。有了工作室,我便可以全心投入创作,也能一个人专心思考,因此工作进展得很顺利。在自己的空间里摆放心爱的东西、播放喜欢的音乐,能激发想象力,不过我也会在手边留一些不一定得在工作室完成的工作,好随手打发空当。
         

         
感性,对创作来说十分重要。集中精力只是一种事前准备。         
         
其余就看自己有多热爱布艺创作了。感性是需要用心灌溉、着意培养的。比如去看展览、听演唱会、看戏等,只要是有兴趣的事情就大量地吸收、累积。我现在终于明白,有些事情之间看起来没有关联,实质上却很有帮助,或是可以让我们深受感动。这样想来,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或许也是一种接近自己的方法。          
         
现在回想起第一次办个展的情景,仍然会十分感动。         
         
尽管养育孩子很快乐,但孩子与我的世界毕竟疏离于社会。我是在种田与创作之间,从这个与社会隔绝的家中,借由亲手制作的东西与其他人发生联系的。个展让我明白,活着,就是与人们产生联系。         
         

         
如今我依然为了能与人有所联系而持续创作着。为什么要创作呢?我时常与哲平聊到这个话题。我们创作的起源是什么?美又是什么?制陶与织布一样,都要看我们可以将内心深掘到什么程度;然后将自己投入这无止境的创作中。
         
因为始终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才一路遇见了无数了不起的人,才能以布艺创作为业。
         
只要自己喜欢,就不觉得痛苦和艰辛,不知不觉就会动手做起来。
         


 一针一线,早川由美织出了真实的自己,也织出了心中的理想生活。小野与早川“你做器来我缝衣”的田园生活对普通上班族来说似乎遥不可及,但找到一种使自己身心舒缓平静的方式,借此深掘自己的内心,却是每个人一生都会邂逅和想做的事。有时候这种方式简单到也许只是创作一个专属自己的美好小物。


《耕食生活》

作者:早川由美著,椿野惠里子摄

译者:朱信如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