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没几年可以奋斗

22.jpg


大学同学里有个姑娘很特别。她叫唐诗。


当然,特别并不仅仅因为名字。如果非要说个特别的理由,我想,应该是因为她安静、孤僻、不那么合群……而且,脸很大。


唐诗确实又高又瘦,从不敢穿带跟的鞋子,却还是能轻松地超过半个班男生的个头。在这样的身材衬托下,型号偏大的头部和尺码宽松的脸,就显得有点引人注目了。


就因为这个原因,从入学的第一个月开始,唐诗这个美好的名字就很少被人提起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生动形象的外号——大脸猫。


这个安安静静的姑娘倒也顺从,无意间听说这个外号以后,呵呵一笑默认了。到后来,甚至连自称都变成了大脸猫。记忆里,每次上课她都怯怯地坐在最后一排,依然免不过被同学们大脸、大脸地调侃和嘲弄。唐诗并不是个乐观的姑娘。我猜想,在初入大学校园的敏感青春里,这个唯一的缺憾也许是唐诗掩藏在傻笑附和之后的终极伤疤。


在繁忙又分散的大学时光里,这是我对唐诗,也就是大脸猫寥寥的记忆。也许这个班级并没有给过当时怯懦、自卑的她任何温暖、理解与鼓励,从那以后唐诗就失了联系。没有人问起她去了哪里,似乎也没有人在意。


直到前些日子,突然在众多的加友申请里看到有人备注“唐诗”,我看着眼熟,迟疑很久才想起来这是大脸猫的名字。一阵寒暄回忆之后,我问:


“猫猫,在哪儿工作现在?”


她的回答却让研究生尚未毕业的我感到pia pia打脸——


“大学开始就四处做兼职,后来进了一家公司做销售,现在跟朋友一起在郑州开了一家小公司。”


咋舌之际,我翻了翻她的朋友圈,看到照片上那时尚自信的美女boss,哪里还有当年大脸猫的一点痕迹?虽然容貌未改,大脸猫依然大脸,但是发型的陪衬和气质的烘托,让大脸猫变成了活脱脱的大美女。


“猫猫,真为你感到高兴。这两年一定很辛苦吧。”


“说真的,创业以来这半年我都没好好睡觉,朝五晚九累成狗,每一步都特别不容易。”


“咱们还年轻,干嘛这么急着逼自己呢?”


“因为年轻啊。没几年可以改变,也没几年可以奋斗。”


唐诗的话像一记重锤打在我的心上。我开始回忆起她从最初的自卑、怯懦到现在的自信、稳重,看起来安安静静,却没有一刻停止折腾。


细细地数数时光,年轻,确实没几年可以奋斗。


听多了大学毕业的朋友抱怨就业困难,工资太低,不受重视,前途迷茫。二十四五的年纪初入社会,我们总认为自己年轻,工作不好找,一切都没开始。可仔细想想,这个年纪正是我们最值钱的时候。


因为我们年轻,我们有新鲜热乎的知识,运转飞快的头脑,我们对互联网前沿文化驾轻就熟,学什么一学就会,做什么干净利落,我们虽然有点桀骜但还好性格温和,虽然没有太多经验但至少敢于犯错。只要肯努力,整个世界都没有理由挡路,更没有理由拒绝。


可是三五年后呢?当我们站在三十岁的分水岭上,当我们成为愁婚愁嫁的大龄剩女,或者拖家带口的新晋妈妈,当我们的激情被生活磨损,脾性被工作削尖,当我们因为家庭而疏忽工作,当我们因为宝贝而心力交瘁,当我们有了几年工作经验而不肯屈就,自以为年长而不服新人,当我们不再能与00后甚至10后的网络文化无缝对接,当我们不再张狂缺了点创新意识,当我们工作中规中矩,薪资却越喊越高,有哪个公司会好心地理解、容忍、收留、供养?


唯一的方法,就是在尚还年轻的时候,仍然张狂的年纪,好好地去改变,认真地去奋斗,改变到出类拔萃,奋斗到独当一面,三五年后,以高层的身份留在一个公司,成为不可或缺的存在。


即使不在企业工作,考公务员、自主创业也都大抵同理。若想不被替代,只能做到无可取代。在此之前,我们真的懒惰不起,老不起,out不起,安逸不起。


二十多岁这几年,过得实在是太快了。从二十岁,到三十岁,十年的时间,我们要花一半去拿漂亮的学历,装满腹的学识,花剩下一半去跻身立足,实现梦想。时间紧任务重,如果这十年是一场战争,那么每一年都是一场战役,每一步都是一场战斗,每一天都是一个战场。


作为姑娘,作为在职场上承受更多,在家庭里担负更多的女性,你可以输一场,但几年输下来,也许就是一生。


几年前,张杰曾经唱过一首歌,“今天我终于站在这年轻的战场,请你为我骄傲鼓掌。”而姑娘们的战斗,永远不需要聚光灯,也不需要满世界的鲜花和掌声。只需要像大脸猫一样,安安静静地,默然改变,寂静成长,令人惊叹却不博人惊叹,值得欣赏却不期望欣赏。


后来唐诗来我的城市小聚,我对她说,要不加入咱们的班群吧,那么多同学都在,大家一定都会以你为骄傲。


猫猫笑了笑,优雅地搅着咖啡勺:


“无所谓吧。过好自己的人生,在能奋斗的时候用尽全力,能改变的时候竭尽所能,这是对自己负责。


——跟扬眉吐气,没有半毛钱关系。”


*作者:牛奶不纯,未知名作者,文学硕士,自霉体人。 是个姑娘,是个有趣儿的姑娘,但不一定是个好姑娘。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