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去做一个人人都喜欢的姑娘

22.jpg


我有一个很好的闺密,叫她当当吧。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她毒舌又犀利,若我和先生一吵架,情绪不佳,她就恨不得抽我一耳光,再拎起我的耳朵对我吼:“为个男人郁闷,有点出息好不好,不行咱就换人啊!”
 
一开始我可真吃不消,渐渐熟了后我才习惯了她这么激烈的表达方式,然后,我居然开始无比喜欢她。因为她活得实在太潇洒,太生机勃勃,她可以非常干脆地拒绝某个人,毫不留情地回敬别人的恶意,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但我又很担心她,有一次,我问她这么随心所欲,真的一点也不担心得罪人吗?
 
当当很鄙视地看了我一眼:“那你觉得我人缘差吗?”
 
我仔细一回忆,惊讶地发现,她的人缘比很多人都好,而那些比她温柔比她周到的姑娘,反而没有她这么好的人缘。
 
那时当当还没辞职,她部门里来了个叫肖莉的女孩,性格跟当当完全相反,温柔、热情又善良。我第一次过去看当当时,肖莉又是给我倒茶又是给我拿零食,偶尔当当去下卫生间,她会很体贴地找话题跟我聊天,生怕我一个人无聊,到了中午又热情地帮忙打饭端菜。我在心里感叹,真是个让人如沐春风的可人啊!
 
我很不含蓄地表示出了对她的喜欢,问当当:“你有没有觉得这样的姑娘非常讨人喜欢啊?若我是男人,我一定要娶她。”
 
言外之意是让当当对我温柔点,当当嫌恶地看了我一眼,告诉我肖莉在部门里的人缘不怎么样。我十分不解,如此善解人意的姑娘,怎么会人缘不好呢?

下午我坐在当当办公室上网,肖莉从自己寝室回来,拎了一袋水果,分发给办公室里的每个人。但她得到的只是别人面无表情的谢谢两个字,有的人只是哦一声,指指办公桌上的某个地方,示意她放在那里,还有人直接表示不需要,一圈下来,这位姑娘甚至没有得到一句真诚的感谢。
 
她默默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处理自己的工作,这时候一位同事接了一个电话,匆匆拿起包:“肖莉,我有事要出去一下,这个你帮我交到财务部去吧!”
 
肖莉立刻热情地接过,表示一定会做好,对方冲她笑了笑,道了声谢,只是听在我耳里,十分功利。肖莉放下手里的工作,赶紧拿着文件去了财务部。
 
两个小时后,那位同事回来,随口问起,肖莉说已经交给财务部的某某了。
 
对方一听,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你交给她干吗啊,应该给小沈才对,早知道不找你了,真是帮倒忙。”
 
肖莉连声道歉,极力向对方解释,对方只是嫌恶地看了她一眼,嘀嘀咕咕地去财务部了。
 
可怜的姑娘犹如犯了错的孩子,拼命想弥补自己的过错,我注意到一下午她都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如果谁让她帮一下忙,甚至只是跟她说一句话,她就像得到了特赦一样。
 
我看了心中很不忍,在QQ上问当当是不是要安慰一下这个姑娘,当当回了个白眼过来:“我要是被人如此对待,我希望每个人都无视,那就是给我最大的尊重。
 

我想了想,只好作罢。


◆◆◆◆◆◆


下班时,我和当当去地下车库,聊起肖莉,忍不住为她抱不平,当当没心没肺地说:“她太希望得到每个人的喜欢,生怕得罪了任何人,所以失去了自我,只能换来别人变本加厉的不尊重罢了。”
 
我说,是你们部门的人太过分而已吧,当当从鼻子里冷哼一声:“部门只是社会的剪影而已,这个社会有很多人习惯去取悦不拿自己当回事的人,而不会善待那些真心对自己好的人,这就是人性。她看不懂这点,注定要受伤。”
 
当当继续说:“她把别人喜不喜欢看得太重了,这样累坏了自己,也得不到想要的结果。”
 
想到肖莉小心翼翼地取悦所有人,我都替她累。若是累得值得,也就罢了,可是有些人,注定是取悦不了的,甚至在接收到你想取悦她的信息后,更加不会把你放在眼里,所以,对于这些人是否喜欢自己,真的没那么重要。这样的人,每个人一生中都会遇到几个。
 
八岁那年,姑姑去上海时给我买来一条裙子作为生日礼物,我对那条裙子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那是一条鹅黄色的真丝绣花连衣裙,娃娃领、公主泡泡袖,下摆绣着一排细碎的小花,这在80年代是足以秒杀所有衣服的,那时候的孩子穿的衣服大多都是母亲从布店买回一块布,然后找个裁缝做一下,手工好不好不提,款式基本都差不多,像这样的裙子在我们这个小县城里是看不到的。
 
我拿到后,喜爱得不知如何是好,姑姑让我穿上去给小朋友们看看,我只转了一圈就回来脱下了,生怕弄脏弄破。之后整整一个月,我每天都拿出来看一看,却舍不得穿。
 
但是某天傍晚,隔壁邻居有个阿姨过来借这条裙子,因为她要带女儿去喝喜酒,没有合适的衣服,她女儿又和我同龄,想借这条裙子穿一天,我自然是不肯,要知道,我自己都没舍得完整地穿一天呢!
 
她不高兴地对我妈说:“哎呀,你女儿这么小气啊,只是借去穿一天而已,完了就洗干净还给她了。”
 
我妈自然不肯让我被人说小气,忙不迭地从我手里夺过裙子,赶紧送到那位阿姨手里,不顾我的眼泪和伤心。
 
裙子被拿走了,我哭了很久,整整一天没吃饭,也不肯说话,我妈对于我的“小气”很不高兴,觉得我一点也没继承到她和我爸的大方。
 
第三天,邻居阿姨来还裙子了,见我理也不理她,挖苦我道:“喏,还给你,一条裙子有什么好稀罕的,这么小气,一点也不像你父母,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我当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回敬道:“你不喜欢我,我感到很荣幸,正好我也不喜欢你。
 
结果我被我妈狠狠骂了一顿,但我觉得无比舒坦。后遗症就是邻居阿姨到处传播我“小气”,并且添油加醋地陈述了我如何没大没小的事迹。
 

我妈念叨了我很久,她一直想着如何帮我消除影响,要是以后别人都不喜欢我了,那可怎么办。后来,那条裙子我放在箱子里,再也没有穿过。



我没有我妈那种担忧,唯一觉得遗憾的是,我那时年幼,无力保护自己心爱的东西。
 
成年以后,我更加明白,对于有些人,你只有不断牺牲自己的利益,去满足他们的要求,才能暂时得到好脸色或者一句言不由衷的感谢,一旦哪次没有满足,他们就会加倍地伤害你,有些人,注定取悦不了,更加没必要取悦。
 
后来,我又问起肖莉的处境,当当两手一摊:“还是老样子,或者有一天,她突然醒悟,或者她永远都这样下去,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想要取悦所有人,最后只能落个人人不喜欢的下场,因为不论谁说什么,她都赞同,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主见和立场,在别人眼里就是墙头草,谄媚的角色,而一个有主见的人,虽然不会人人都喜欢她,但跟她观念相同的人会喜欢,所有无论什么样立场的人,总会交到自己的朋友,唯有试图取悦所有人的人,别人都不会跟她深交。
 
有一次,我在商场遇见肖莉,也许是她之前给我的印象太好,我还是忍不住跟她说了几句心里话,大意是让自己足够优秀,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她乖顺地点点头,而这些话对她是否有用,我没把握,后来,我听说她离职了。
 
我想起当当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我又不是人民币,能让每个人都喜欢我,就算我真是人民币,架不住人家更喜欢美金、欧元,所以,我不用人人都喜欢我。”
 
这个世界上,不是我们愿意委屈自己,奉献自己,就能得到别人的喜欢。即使我们做得再好,再优秀,都有人会讨厌我们,所以,没必要累坏自己。
 
不必去做一个人人喜欢的姑娘,但一定要做个自己喜欢的姑娘,不迎合,不媚俗。

*作者:晚情,作家,编剧,著有《有多想要,就有多幸福》、《豪婚》等书,微博@晚情的小窝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