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不管多大风雨,我都会去接你

22.jpg


琪琪和我初中就认识,越接触越发现彼此有太多相似点了:先是同姓,我们那个姓并不多见,所以找到本家的概率像中奖一样;再是看剧口味空前一致,记得那年最爱的韩剧是风靡一时的《女主播的故事》;最巧的是,我们连身份证号都只有最后一位不同。高中时,我们又幸运被分到同一个文科班,彻底成了结伴去洗手间互相监督背题的好搭档。可是,高考后,天各一方,她在北京,我去了广东,隔了大半个中国。也许是大学生活太过新奇多彩,不知不觉,我们居然很长时间没联系。

 

再联系已是我寒假报名要去北京上GRE强化班,想想高中时虽然有不少同学考到了北京,可关系最亲密的,只有琪琪。我便给她打了个电话,吃惊的是,刚说出我打算去北京,她的声音就提高了八度。

 

“机票买好了吗?几号的,什么时候到!”她急切地问。


“哦,23号,你知道你学校附近有没有便宜的招待所吗?开课前还有几天,我还没订住处。”


“当然住我宿舍啊!又省钱又方便,我白天还能带你逛!”她毫不犹豫地说。

 

电话那头,我已经感动得一塌糊涂。

 

事实上,到的那天下暴雨,飞机晚点,到北京时已经晚上9点,我拖着大行李箱缓缓走出机场的那一刻,琪琪像只小鸟儿一样的扑过来,那一瞬,我突然觉得,好像和她一起去洗手间一起挽手吃路边摊逛饰品店,还是昨天的事。

 

你走,我送不了你,你来,不管多大风雨,我都会去接你。如此恶劣的天气,却让我见到了最知心的故人。


刚到美国读研的那个月,我虽然一直竭力在克服,可还是有些不适应。于是经常参加各种活动或者泡图书馆一整天来让表面的充实掩盖心里的空虚。开学三个月后就是新年,这个传统美国家庭团聚的日子,自己却没着落。

 

我在人人网发了一条状态——每逢佳节倍思亲。

 

发出没多久,突然收到小坤的站内信。他说看了我的定位得知我在美国,他一年前已经来这里读书,不过他在芝加哥,我在纽约。

 

小坤。这个名字,我已经很多年没听到了。确切说,他不是我的同学,只是小时候和爷爷一起学过字,我们从楷书学到行书,那时的我们才小学。我告诉他我新年没打算,他立刻说:“我去找你玩儿啊,正好没去过纽约”。

 

就这样,他和他的室友一起来找我,新年的纽约飘着雪花,风也大,大多数店铺都已关门,我们却开心地吃着买着路边的热狗,边吃边聊走过曼哈顿好几十条街。

 

“你们可真有勇气,也不嫌远。”我笑着说。

“好多年没见了,国内没碰到,在这里有了机会咋能不见?”小坤一脸坚持,一如他小时候和我同桌写字时的踏实。

 

我们三人又聊了很久,从小时候的开心事到这些年的际遇。这才发现,虽然如此完整地缺席了彼此的青春,却依然能笑谈人事,举杯言欢,诗酒趁年华。

 

我明白,异国他乡,小坤能来见我,是为了儿时的美好记忆,那些每周一次雷打不动的练字回忆。我还记得他一开始有多不服气我的作业拿到的红圈比他多,有时课间休息都在比较,终于,心甘情愿的认输,然后加倍努力的练习。

 

记得《奇葩说》有一期的辩题是:“交朋友该不该门当户对?”毕竟,每个人的时间与精力与时间都很宝贵,“门当户对”,意味着背景相似,三观相同,志趣相投,这样的朋友会让我们处世更惬意流畅,也更容易达到双赢与互利。

 

对此,我只想说,高山流水固然可贵,但并不是人生交友的全部意义。

 

因为,有很多人,他们进入我们生命,是因为偶然。比如孩提时代的玩伴,比如偶然相识的莫逆,又比如读书办事时给予你帮助的热心人,他们也许只能陪你一程,也许不能成为你真正的知己,却是你珍贵的故人。如果说门当户对的朋友可以给你启迪与告诫,那么,是这样的故人带给你舒适与温暖,点滴成海,最终使我们成为善良的人。

 

你春风得意时,他们也许不能第一时间跟你举杯庆祝,但如果天降风雨,他们会依然前来,只为了你,和你们那段共同的记忆。

 

琪琪是这样,小坤也是这样,虽然我们也许很久才能见到一次,但每次见面都不会感到时光让我们缺失了共同语言,也不需要耗费精力去皆是彼此不在时发生的那些事的前因后果,就好像,昨天才刚刚在一起喝茶聊天过。

 

这时才知道,为什么从古至今,吟咏故人的诗句那么动人。


我仿佛看到那场畅谈后,关山难越,烽烟万里,该是怎样的不舍,才会说出那句“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我也依稀看到了那天的感动,若不是内心真正触动,不会动情地唱道“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而最让人惊喜的重逢,便是在江南好风景处,“落花时节又逢君”。

 

最难风雨故人来。如果不来呢?

 

若是不来莫相扰,万古明月一尘埃。


*作者:紫健,简书签约作者,一个本科中文系,后跑去美帝读研,却也没为天朝教育添砖加瓦的抹茶小吃货。爱好过于广泛,性格动静结合。


→ 微信公众号:mwydcc,更多小伙伴在手机上哦 ←